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再一次为聂清文一洒热泪  

2005-12-18 00:57:30|  分类: 本社言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社下周要推出对娄底市委书记蔡力峰的专访。蔡大概是中国治官煤勾结最铁碗的地方官之一。而娄底是著名的煤产区,更是闻名于世的矿难频发区。
    版面编辑约我为之配一篇评论。这可真是一个难弄的题材。跟矿难有关的话题,于我的神经已是严重疲劳,实在无处下手。更何况,连采访内容都还不知道呢。
    但等到记者的稿子出来后,我恐怕又没时间了。就今天有空。没法,只好上网搜索蔡力峰的事迹。蔡是03年2月从益阳市市长任上调去娄底做市委书记的。两月后——03年4月16日,就发生了著名的涟源七一煤矿突水事故。说它著名,是缘于有个特别的死难矿工聂清文。这个令许多人感动不已的年轻人,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用粉笔在矿工帽上写下了恐怕在整个人类历史上也算是最悲壮最感天动地的遗言之一……
    记得当时,我在中青论坛上读到了李方评价这事的帖子。他说:
    我几乎疯狂地在报社各个办公室奔走,一边嚷嚷:“看看,他们杀死了怎样一个人啊!”
    下午我在查阅资料时,不可避免地又重温了一遍当时的相关报道。我一个人在家,开着空调。可当我读到那些近乎白描的文字时,仍然感到阵阵寒意在向我袭来,令我颤栗。好久没流泪了。但此刻,还是无法抑制莫大的悲伤与痛楚。生命中最难以承受的,不是轻,也不是重,是无助。而聂清文在他最无助的时候,想到的却是……
    作为官员的蔡力峰,发生在2003年4月16日的涟源矿难,以及聂清文这个人,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在今年10月底的一次CCTV“面对面”节目中,蔡力峰说:
    我到了他(聂清文)家里以后,举家老小,听说我去了,全部跪倒在道路两边,他的老父老母都是古稀之年,他的妻子身体不好,一双儿女都只有10岁左右,而且生活极其困难,而家里唯一的支柱又被这场事故夺去了生命。所以当时全家人围在我面前,老实说他们哭了,我也哭了,他们下跪在我的面前,我内心的冲动,我是想给他们下跪,但是在那么一个场合,我知道我不能那么做。
    下面是我的命题作文初稿。来访者读到这里就可以了。

    治矿难,不仅仅是治“官煤”
    本报评论员 朱达志
    在中国,只要是对矿难有所关注的人,大多知道聂清文这个名字。2003年4月16日,湖南省娄底市涟源七一煤矿发生突水事故,17名矿工被困120多米深地下,100多个小时后被发现全部死亡。死者之一聂清文在矿工帽上写下的遗言震撼人心——“骨肉亲情难分舍,欠我娘200元,欠邓曙华100元……”
    而关注“官煤勾结”的人,也多半听说过蔡力峰——娄底市委书记,我们这期报道的被访主角。上述涟源七一煤矿突水事件发生时,蔡力峰刚到娄底履新两个多月。他在矿难现场守候6天6夜,亲耳倾听了17名垂死矿工敲击井壁的绝望之声。敲击声沉寂后,他已是泪流满面。在后来的一次市委常委会上,蔡力峰把复印的聂清文遗言和遗照分发给了每一个常委。这举动令许多常委惊讶不已,进而潸然泪下。
    娄底在全国也算是重点产煤区之一,境内已探明煤储量达11.65亿吨,常年原煤产量占湖南全省的四分之一强。美国规定煤矿死亡率每百万吨要低于0.38人。中国要求大型国有重点煤矿控制在每百万吨死1人的标准内,但实际上的死亡率远远超过这一标准,以至于人们将煤炭称之为“血煤”。和其他产煤地一样,死亡在娄底采煤过程中也是如影随形。这固然与当地瓦斯含量高,地下水位高,喀斯特地貌复杂等客观因素有关,但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官煤勾结所必然造成的管理废弛。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娄底市开始了向官煤勾结的战争。这场战争,现在看来是基本胜利了——不仅仅表现在把一大批贪婪的官员和矿主送进了监狱;最主要的是,这两年娄底的矿难发生率在实实在地逐步递减。这对其他产煤区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不过,娄底的经验也有其特殊性。蔡力峰在整个行动中所表现出来的道德勇气确实令人敬佩,然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却是得力于他所独有的个人条件。蔡力峰有清廉之誉,在娄底也无复杂人脉,比较容易对当地原有的官员体系进行重新洗牌。有人担心,蔡在娄底可能只有4年或8年任期,但娄底的煤却还可挖数十年。离开蔡以后的娄底煤矿业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这实际上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严峻的现实问题。在目前能源依然紧张,煤价依然高扬,煤产地的财政收入依然靠挖煤支撑的大背景下,无论如何治理,至少那些暗地里的官煤勾结仍不可能在短时期内绝迹,对非法矿井的关停也不可能真正斩草除根,而煤炭总产量似乎也需要保持一定的额度,以确保市场的正常需求。在这一现实情况下,简单的关停是无济于事的;相反可能会造成煤炭的进一步紧缺,从而刺激出更严重的非法开采行为来。
    在这一形势下,矿难的发生就是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我们最需要做的,只是尽可能地消除滋生矿难的各种人为因素。治理矿难这样的顽症,当然离不开主政者的清正廉洁、悲悯情怀、道德勇气;但更重要的,还是要靠完善的制度建设,以及严格的监管和必要的技术投入。只有把这一大课题求解好,矿难的发生才可能被控制在一个合理的比率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