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新浪文化:小资的追求和愤青的权利  

2006-07-06 03:57:02|  分类: 敝帚自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作打捞晒晒并存档之一 2002年5月13日)
 
  按:差点忘了自己四年前还写过这种幼稚文章(原文最早贴在中青论坛青年话题),汗!网上看《了望东方周刊》一篇关于中国愤青网下生活的报道,从链接的链接中意外发现了自己四年前的这篇网文。一同看到的还有一篇专业人士的文章(后附)。两相比较,自己的差距显而易见。
 
温柔小资的追求与寂寞愤青的权利
2002/05/13 14:57   新浪文化
朱达志

  我的孩提时代是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牛虻》开始被启蒙的,不是张爱玲,也不是金庸,更不是三毛和琼瑶。所以我对“小资”这个概念原本是清晰的——小布尔乔亚,那是一个需要不断改造自己世界观的族类。
  而如今,“小资”却成了我们这个时代城市青年们心向往之的生活方式而趋之若鹜。有位作者在《南方周末》上写道:没有被命名的人是悲惨的,没有归属于一个群体的人是孤单的。一个人如果不是小资也不是中产,不是愤青也不是左派,不是新贫族也不是飘一代,不是雅皮也不是波波,不是白领也不是人民,不是驴友也不是网虫……那么他或她就要冒着被认为不是人的危险而活在这个世界。
  我曾经接受的教育所形成的固有观念,就这样被无情地颠覆了。什么是小资?在令人眼花缭乱的网页中疯狂搜索,我发现了一系列关于小资的关键词。
  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小资,首先,你即便不是成功人士,也至少不应该是挣扎在小康线下的普罗。其次,你必须是有情调的。欧陆风味的酒吧是你扮酷的首选场所;而且当你在熟悉的酒吧里买醉时,从旧唱机里放出来的一定是忧郁的蓝调。几年前你看《格调》和《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而现在已改为《挪威的森林》。小资的经典电影当然不是《摩登时代》,而是《泰坦尼克》;而有些更喜欢欧洲文艺片的文化小资们看的,一般人更是连片名都说不出。男小资们吸的是“柔和七星(mildseven)”,打火机则一定是ZIPPO牌的。如今一般的小资已经会穿纯天然材料制作的休闲服装混迹于写字楼与公寓之间了。而像劳力士,皮尔卡丹什么的,都是农民企业家的选择。浏览一些小资们的网页,见那些文章或帖子的主题,甚至于栏目名称都很有意味:我酷故我在、老公的小老婆(汽车)、猫狗人生、网络化生活、风格化生存……而据说现在最前卫的那批小资早已改称“布波”(BOBO,Bourgeois-Bohemia)了。
  小资们的“格调”决定了,他们拒绝搞笑,绝对地唾弃王朔、王小波、周星驰以及候宝林——我在一家论坛上经常拜读其斑竹的大作,他对王小波及其“徒子徒孙们”的态度就是很鲜明的不屑一顾。而且小资们鄙视“沉默的大多数”,尤其是其代言人之一的愤青。当然,小资们的品质也决定了,他们拒绝一切形式的虚伪、矫情与谄媚。
  我认识的另一位论坛版主写道,殖民地时代的伪小资是可耻的:他们以为像鸵鸟那样把头埋在沙子里就可以小资下去,其实更像是青蛙在正在烧热的一锅热水里。而今天的“青蛙”离开铁锅无处可登陆,只好登录到网上,变成BBS上的愤青,在设置了重重过滤词障碍的BBS上呱呱大叫:小资是可耻的。
  这或许是一个骨子里想做小资而现在又只能当愤青的人所发出的无奈之声。与此相反,我曾在一份报纸刊出的人物照片中看到,那位三十多岁,看上去十分小资的知名报人沈灏,其工作间里却很显眼地贴着切·格瓦拉的那个十分著名的肖像。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或趋向于是)一个小资的时代。而愤青们的存在同样具有它的现实合理性。一般说来,愤青们关心社会,关注弱势群体,并且以积极、批判的方式,或者消极、背弃的方式去做出反应。而形式上,他们又是尖锐的,所以不能见容于看上去很优雅的小资们,“即使修炼成金刚,也一样有人只看见他们吓人的表情而不是温柔的心。”
  这正是世界的多样性之所在。而这种多样性对社会进步却是大有裨益的。社会靠多元互动而日臻完善。这就需要我们的最大限度的宽容——理解小资们毋庸置疑的本能追求,也捍卫愤青们自由选择维护自己心灵平静方式的权利。
 
 
附:王焱先生的文章

西方“愤青”:反叛一切权威、偷情苟合的男女
2005/10/25 22:50  财经
作者:王焱

  法国中古诗人弗朗索瓦维庸(FranoisVillon,1431—1463?)是我最喜爱的诗人之一。手边的维庸诗集,得自于十来年前在巴黎塞纳河畔书摊上的流连。书是旧书,满面尘灰烟火色,然而,他的诗歌所特具的那种抒情而又谐谑的风格动人心弦,让我爱不忍释。
  维庸的灵魂深处,似乎永远涌动着不竭的诗情。他的诗歌具有一些奇异的元素,充满了悖论与反讽。尤其是他那些脍炙人口的谣曲与回旋诗,音韵抑扬,几百年来传诵不衰,成为后世浪漫主义诗人汲取诗情和灵感的源泉。维庸成年后先后取得了巴黎大学艺术学的学士、硕士学位。按常理,他本应过一种符合那个时代规范的优雅生活,可是由于天性的不安分,除了间或一展诗才,他整日沉溺于酗酒、斗殴,成了偏爱与社会底层罪犯为伍的坏小子。以至于后人要想了解这位天才诗人的生平,除了他自己在诗中的自叙,主要资料都来自于那个时代司法部门的刑事犯罪档案。
  维庸一生放浪形骸,忽而是王公显贵的座上客,忽而是阴暗牢狱中的阶下囚。由于不断卷入凶杀与盗窃案中,绞刑的噩梦、死亡的阴影,总是在不断地追逐着他,因而他一生仅有的两部诗集都以“遗言”为名。1462年他再次锒铛入狱并被判处绞刑后,写下了著名的《维庸墓志铭》(又名《绞刑犯之歌》);其后幸得路易十一等宫廷显贵的营救,他才得以被法院改判为十年之内不许进入巴黎。维庸从此音讯杳然。没有人知道,究竟他最终是在绞架上了结残生,还是成了山林中的隐逸诗人?
  诗人是文化的前卫,为了呼吸领会来自未来的信息,他们往往会突破日常伦理生活的框架,做出惊世骇人的举动。维庸就宁愿与游荡汉、风尘女与罪犯为伍。他对上流社会的规范极尽嘲弄揶揄之能事,而将自己内心的苦闷一一形诸吟咏,化为“带泪的微笑”。在这一意义上,应当说他是新世纪的第一位波希米亚。
  波希米亚(Bohémien)与布尔乔亚(Bourgeois),是现代社会的一对孪生兄弟。
  个人主体性在中世纪晚期的抬头,一方面导致对贵族上流社会的道德规范的亵渎,对封建秩序的颠覆;另一方面,又打造出守时、敬业、勤奋的个人主义价值观和现代社会的秩序。衍至后来,前一种传承变为愤怒吼叫的波希米亚,后一种品质的延续成为温情脉脉的布尔乔亚。对于前者,人们管他们叫“愤青”;对于后者,人们称之为“小资”。意大利社会学家米歇尔斯(R.Michels)最早提出“波希米亚社会学”的概念。按照他的定义,所谓波希米亚,就是以贫困、自由和对布尔乔亚的仇恨为特征的文人。这类文人,既可能被驯化而通向艺术学院的殿堂,也可能通向精神医院与停尸房。
  对于不肯被布尔乔亚社会驯化,坚持波希米亚本性的人,比如崇拜维庸的神童诗人兰波(A.RIMBAUD)来说,现代社会的所谓大学,不过是个“喂牲口的料槽”而已。他说,诗人要想成为“真正偷盗天火的巨人”,就“应当成为沉疴在身的病人,猖狂恣肆的罪犯,落魄潦倒的畸零人——同时也是最为精深的学人。”18岁那年,兰波与长他十岁的诗人维尔仑(P.VERLAINE)成了一对同性恋恋人。这样的不伦之恋当时是不能见容于布尔乔亚社会的,可兰波却不惮将自己被社会视为伤风败俗的恋情大加讴歌。他骄傲地吟唱道:“当高卢雄鸡昂首高唱/每一次我都在他的身旁。”
  诗人瓦莱里认为,像维庸、兰波这一类波希米亚,力图颠覆正统的社会价值,而将那些“不合常规的人,反叛一切权威的人,偷情苟合的男女,塑造成英雄或引起人们好感的人”。在他看来,由这些长于颠覆短于构建的作家们“确立起来的对布尔乔亚的蔑视,归根结底是对常规生活的蔑视”。
  维庸的名篇《布勒瓦雅聚之歌》,是诗人在1457年的逃亡途中所作,试节译如下:
  我含泪而笑,无望地等个没完 / 我绝望已极,才会越来越勇敢/我欢欣喜悦,却兴致杳然 /我身材魁伟,却既无力又无权/我到处受欢迎,又被每个人讨厌……
  这首诗后来不胫而走,到处被人传诵。特别是最后一句“我到处受欢迎,又被每个人讨厌”,既是诗人的自我写照,也预示了波希米亚在现代社会中的命运与遭际。在布尔乔亚的眼中,波希米亚是现代社会中的“恶之花”,尽管美丽艳冶,却不免邪恶;毋宁说现代社会对于波希米亚文人,充满了爱恨交加的矛盾心理。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