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对洋人,要不要恢复领事裁判权?  

2006-07-06 23:50:56|  分类: 偶尔事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日晚,将原来的日志修改成了下面这样一篇事评)
 

不管谁看到这个标题,恐怕都会不假思索地先强烈BS我一番再说吧——你有病啊,领事裁判权是个什么东东你知道吗?

我的当然明白,又不是没学过清国忍辱负重史。1842年,中英两国缔结《南京条约》之续约《五口通商章程》,内中记载:“英人如何科罪,由英国议定章程法律,发给领事官照办,华民如何科罪,应治以中国之法。”这就是所谓的领事裁判权,属于不平等的治外法权之一种。而按照西人自己制定的国际法,一国的公民在另一国境内犯罪或惹上其他官司,当适用所在国的法律,并由该国的司法机关裁决。而英人以武力强迫清政府就范,赋予英国在中国土地上以领事裁判权,这当然是对中国主权的赤裸裸侵犯。而且,跟英人的这个口子一开,西方列强纷纷跟进,其贻害实乃无穷也。

好在,伟大的中国人民通过百年奋斗,终于在二战期间和二战结束以后(不是解放后),废除了清廷和北洋政府与列强所签之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这个领事裁判权当然也就随之寿终正寝鸟。

但是,在中国人民已站立起来好几十年,大中国的国际地位也早已发生天翻地覆之大变化的今天,我这个现代中国人,怎么居然还敢提出这样一个荒唐得无以复加的“议题”呢?

我没疯,之所以提出这个荒唐搞笑又扯淡的问题,是因为公元2006年7月6日晚上我遭遇到了一件荒唐搞笑又扯淡的奇事。那可真是相当的有意思。

那晚没版可做,遂早早收工回家。步行到所在街区的那个路口时,尚不到22点,却恰巧看到了一场好戏正在上演。但见一大拨人正围着一位笑吟吟的警察、一位哭笑不得的出租车司机、和一位看上去50开外的微醺老外(显然是多喝了几杯),在那儿饶有兴致地“看戏”呢。

出租车司机说,半小时前,那白人老头从美领馆门口上了他的车,用成都话清清楚楚地告诉了他这个目的地。但是到这儿以后,老头却推开车门甩腿就走。的士司机马上追上去说,你还没付钱呢。孰料老头转身就给了司机脸上一拳,然后叽哩哇啦地说了一大堆英格里西,就是不给钱。可怜那的士司机一句没听懂,只好打了110。

面对警察和一大帮看客,洋老头那一脸无辜的样子着实好笑。我感觉他是能听懂中国话的,可是却不愿用汉语和警察交谈。于是,一位看热闹的小伙子上前用英语和老外攀谈起来。老头说,那个出租车司机有点坏,不是可信任之人,因此拒绝付费给他。旁观者们听了年轻人的翻译后哈哈大笑。警察于是很和善地说,无论如何,车费总得给啊,要不到派出所去解决。老头一听这话,眼珠子飞快地转了两下,旋即道:请警官先生帮我联系加拿大使馆(他大概是想说领事馆吧),我需要保护。就是老头的这番外交辞令,让我忽然想起那个词儿来——领事裁判权。

在此期间,又来了两位驰援而来的警察。可看那样子,即便再来十个,似乎也拿那赖皮老外毫无办法。而恰在这时,却跑来一位小姐,说近旁另一幢大楼下有一个小伙子在非礼一位小美女,于是刚来的两位警察立马随那小姐而去。我和一大帮人也兴奋不已地紧追不舍。原来人家是一对儿……于是,一大拨人又跟着两位警察返回几步之遥的“第一现场”。可回去后大伙却傻了眼——趁刚才这边一时空虚,那加拿大老头竟溜之大吉,跑回自己的公寓去了,只留下那小警察和出租车司机在此发呆。

面对大伙的抗议,小警察说,我也没办法啊,又不好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我愣在那里,一下糊涂起来。敢情我们所在的这块地面什么时候又变成列强的租界了?敢情领事裁判权又在神州大地复活了?要不,那加拿大老头怎么会如此蛮不讲理,坐车不给钱还声称需要外交保护?要知道,他住这公寓已经好几年了,显然不是外交官——外交官也不可能打的啊,即便打的也不可能不给钱啊。当年日本鬼子在中国吃馆子不给钱,吃几个破西瓜更不给钱,可是你这老头是从白求恩大夫家乡来的呀,怎么也那么霸道啊?

而我们的人民警察又是怎么了?假如是一个中国人喝醉了,坐车不给钱还出手打人,警察会对他如此客客气气连身份证都不查验最后竟让他扬长而去吗?我们的警察是不是真的认为,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吃拿卡要耍赖皮,只有他们的领事官才有权处理?


 
(以下为7月6日晚原稿)
 
对洋大人,还是得适用领事裁判权
 
  今晚没事,早早就回去了。步行到楼下时,尚不到22点,恰巧看到一场好戏,相当地有意思。
  但见一大拨人正围着一位笑吟吟的警察、一位哭笑不得的出租车司机、和一位看上去50来岁的微醺老外,在那“看戏”呢。
  出租车司机说,半小时前,这位喝了点酒的老老外从美国领事馆门口上了他的车,用成都话清清楚楚地告诉了他这个目的地,也就是自己所在的这座公寓(公寓管理员插话说,这老头确实住这儿。我对这个穿着打扮很像中国人的洋老头,似乎也有印象;当然,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高个子黑人小伙,多次见他和一个成都姑娘搞在一起,横横)。但是到了以后,洋老头却推开车门甩腿就走。的士司机马上追上去说,你还没付钱呢。谁知那白人老头转身就给了司机脸上一拳(不过,看上去那一拳力度较轻,或许是打偏了),然后叽哩哇啦说了一大堆英格里西,就是不给钱。可怜那的士司机一句没听懂,只好打了110。
  看得出来那老头是能听懂一点成都话的,可能也会说几句。但是他却不愿意用汉语和警察交谈。而警察虽说也是年轻人,但却显然缺乏英语会话能力。于是,一位看热闹的小伙子上前用英语和老外攀谈起来。老头说,那个出租车司机有点坏,自己不信任他,因此拒绝付给他车费。旁观者们听了年轻人的翻译后哈哈大笑。于是警察说,无论如何,车费总得给啊,要不到派出所去解决。可是那老头马上又结结巴巴道(看得出来他肚里的酒精还在产生化学反应),请警官先生帮他联系加拿大使馆(他的本意大概是领事馆),他要寻求保护。又引来一阵大笑。
  在此期间,又来了两位警察。但看那样子,即便再来三位警察,似乎也拿那赖皮老外毫无办法。而这时候,却跑来一位漂亮小姐,说近旁另一幢大楼下有一个小伙子在非礼一位小美女,于是刚来的两位警察立马跟那小姐跑了过去。我和一大帮人也跟了过去。原来,人家是一对儿,因什么事情在那里闹别扭,女的要走,男的不放;只是那小伙子看上去有点委琐,大家怀疑两人的关系不一般,恐有隐情。大概警察也感觉有些异样,于是在围观者的建议下,“掩护”那哭哭啼啼的小姐上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于是,一大拨人又跟着两位警察返回几步之遥的“第一现场”。可回去后大伙却傻了眼——原来,趁这边空虚,那加拿大老头竟溜之大吉,跑回自己的公寓去了,只留下那小警察和出租车司机在此发呆。小警察说,我也没办法啊,又不好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中国人可真是贱啊。我有点糊涂,敢情我们所在的这块地面什么时候又变成租界了?还是清国政府英明伟大:对洋大人,还是得适用领事裁判权!哪位院士出来呼吁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