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红网:谁来安排高官淡出的“第三条路”  

2006-07-07 12:08:46|  分类: 敝帚自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作打捞晒晒并存档之三 2003年12月8日)
 
谁来安排高官淡出的“第三条路” 
朱达志
 
  《中国高官淡出政坛的“第三条路”——从教》,这是《东方早报》2003年12月5日刊发的一条消息的标题。待看了消息正文才发现,这其实是一个似是而非的判断。该消息说,今年7月,64岁的副部级驻法国大使吴建民卸任大使职务,按照“组织安排”,就任外交部下属的外交学院院长一职。在该消息后面还附了一篇吴建民的访谈。在问及吴到外交学院是组织上的安排还是出于他自己的个人意愿这个问题时,他的回答是:“主要是组织安排。今年年初,组织上找我谈,希望我到外交学院来。我开始比较犹豫,我搞了一辈子外交,没搞过教育,到了我这个年龄改行太晚了一点。后来领导说你千万不要拒绝,我也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包括外交学院的一些同志,他们也都说我能够胜任。”
  吴建民说“主要是组织安排”,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种委婉的说法——说白了就是百分之百的组织安排。按说高官也好,“低官”也罢,到了该退休的年龄,就应该让人家自由地选择退休后的生活方式,组织上就不应该再找别人谈什么了。他若有足够的本事(没本事也有“资源”),同时也有发挥余热的想法,自然会找到符合自己意愿的岗位,继续“为人民服务”。但假如他认为自己“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也该歇歇啦”,在这种情况下组织上找人家“谈”,是不是就有点勉强人家的意思?一个党员领导干部,虽说退出了政坛,也就是说退休了,单位已经管不了他;但是,“个人服从组织”的原则还是要讲的。组织上安排你“履新”,安有不从之理?即便有理,谅你也是不敢的。  
  至于说“从教”,外交学院院长算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工作者”吗?吴先生自己也说没搞过教育,一大把年纪了,改行不易。其实仔细分析,吴先生是根本不需要改什么行的,因为从他自述的工作范围看,他的“外交学院院长”衔仍然是一个行政政务,并不是纯粹的教职。在访谈中,吴承认他的主要工作一是“需要从外面化缘”,二是“要人”。这两方面的工作,当然都需要借助他从政期间所积累下来的厚实的人际关系资源,自不在话下。反正,“要钱”和“要人”,这决不是一个教授需要做的事情。由此看来,吴院长根本就没从什么教。这算什么“第三条路”?依我看,在现有政制架构下,这仍然还是为官一路,只是挪了一下位置而已(似乎没有法规限制大学行政领导职务的年龄)。
  报道还说,外经贸部前副部长龙永图卸任后,除了担任博鳌亚洲论坛的秘书长外,还接受了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的职务安排。“复旦大学为龙永图配备了四个副院长的架构,龙永图也承诺,每年会花一定的时间在国际关系学院身上。”仅仅是承诺每年会花“一定的时间”在学院身上,就给他配了四个副院长协助其工作,龙先生这也算是去“从教”吗?
  实际上,从经济学的角度说,吴、龙二位卸任后去大学担任职务,是一种典型的“寻租”行为(我们不妨把“寻租”这个概念理解得中性一点,因为从“理性的经济人”角度看,合法的“寻租”在现代社会生活中是一种十分普遍且正常的事情)。就是说,他们到大学担任院长,只是意在充分利用他们在长期从政过程所积累下来的,各种各样宝贵甚至十分稀缺的软性资源,来为他们的新“东家”服务。但这并不需要组织安排,也不必遮遮掩掩地说什么“从教”。而从另一个角度说,“高官淡出政坛”,其实并没有完全割裂他们与政坛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仍然是需要全社会高度“警惕”的公众人物。他们合法地利用其在位时所积累的关系资源为新单位服务,这无可厚非,还应该鼓励;但假如不是这样的呢?

  红网 2003年12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