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南方周末:一要借外脑二要集民意  

2006-07-14 12:47:09|  分类: 敝帚自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作打捞晒晒并存档之十二 2005年8月11日)
 
医改新方案:一要借外脑二要集民意
朱达志

  关于医改的话题,先是有“基本不成功”的“国务院研究机构最新报告”结论,后又有卫生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新明的一次相关讲话被媒体披露——刘司长的原话是:当前医疗服务市场上出现的“看病贵”“看病难”等现象,根源在于我国医疗服务的社会公平性差、医疗资源配置效率低。要解决这两个难题,主要靠政府,而不是让医疗体制改革走市场化的道路。为此,卫生部正在会同相关部委制定新的医改方案。(《中国青年报》8月3日报道)
  医改的得失见仁见智。卫生部要制定新改革方案的良苦用心,相信公众也能充分理解。良好的公共政策本来就得有一个反复试错的过程。但问题是,每一项政策方案的形成究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路径呢?
  从报道看,卫生部的思路仍然是:会同相关部委制定新的医改方案。这跟2000年出台的医改方案的制定路径如出一辙。医改方案的制定,难道就真的只有这华山一路吗?2000年改革方案是循着这一路径出台的,今后的再改革方案又如法炮制,谁能保证这新方案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或许香港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香港特区政府于1997年委托哈佛专家小组对当地医疗制度进行调研与评估。1999年,哈佛小组将题为“香港医护改革:为何要改?为谁而改?”这一包含5套解决方案的报告提交给了特区政府,而后者收到报告后并没有简单地从中径选一套作为自己的政策方案蓝本,而是将“哈佛报告”公之于众,进行为期四个月的征询意见。 
  从技术上说,这个事例是值得借鉴的。我们下一步医改方案的制定,能不能走出“部委联合出台”这一传统路子,另辟蹊径呢?
  长期以来,我们的公共政策出台基本上都由行政大包大揽,其弊端日显:部门利益痕迹随处可见,某些措施不切实际,实际效果南辕北辙,等等。当下的医改困局,很大一部分原因即缘于此。当然,任何改革方案的制定,都离不开相关行政部门的主导或牵头作用,医改方案由卫生部牵头,并无不当。但是,涉及医疗体制重大变革这样伤筋动骨的政策方案的制定,还是应该多发动一点社会力量为好,具体说就是:一要借助“外脑”,二要集纳民意。
  所谓“借外脑”,就医改方案的制定而言,即是要充分发挥相关的非政府机构、科研单位和民间社团的智囊作用,参考它们的技术分析和研究成果;必要时,甚至可以委托它们制定建议方案,就像香港特区政府委托哈佛专家小组制定医改解决方案一样。
  第二,就医改而言,正确的公共政策,可以增进公众在医疗卫生方面的福祉;错误的公共政策,可能恶化公众在医疗卫生方面的处境。而要形成良好的医疗公共政策,就必须在公共空间进行对话、辩论与合作。只有在官民之间不同意见博弈中达成共识,良好的医疗卫生政策才可能形成。这样的医改新方案,才能获得民间的广泛认同和支持。因此我建议,将来比较成熟的医改新方案蓝本形成后,应该像物权法草案一样,向社会公布,广泛征求各界的意见。
  我热切地期望,新医改方案的制定,能够在科学性、合理性、可行性上更上一层楼,能够基本消除“看病贵”“看病难”等现象,解决医疗服务的社会公平性差、医疗资源配置效率低等问题。同时,我还希望医改新方案的出台,能够成为良好公共政策创制的一个典范。
  南方周末2005年8月11日发表时的标题:改革方案的路径选择:外脑和民意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