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中国青年报:惟有司法公开能够消弭公众的猜想  

2006-07-15 02:26:39|  分类: 敝帚自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作打捞晒晒并存档之十三 2005年9月2日)
 
惟有司法公开能够消弭公众的猜想       
朱达志

  针对近来有境外媒体称“有关方面正拟议取消对贪污腐败等非暴力罪行判处死刑”,“立法机关和法院虽没有修改刑法的具体计划,但已在实践中操作”,新华社记者近日分别走访了全国人大和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部门。得到的答复是:在立法方面,全国人大没有考虑对贪污、贿赂犯罪的处刑作出修改;在司法方面,也并没有改变既往的“保留死刑,严格控制死刑”这个一贯的刑事政策。
  对于死刑的存废,作为普通公民,囿于学识和对相关信息的掌握所限,我无法做出准确与合适的判断。但我对境外媒体为什么会产生上述“误会”,却有话想说(实际上,一段时间来,内地媒体也曾有过类似的报道和观点表达,譬如8月29日的《法制早报》即称: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一批贪官浮出水面,但据近段司法与刑法学界的走向,贪官极可能获“免死牌”……立法机关虽无修改刑法的具体计划,但司法机关已在实践中操作)。我认为,媒体之所以有上述“猜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的“司法公开”做得还很不够。
  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说:“人民法院审理的重大经济犯罪案件,一向受到社会公众和新闻媒体的关注。重大经济犯罪案件的审判结果,往往引起人们的种种猜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我想,人们之所以猜测,惟一的原因是不知道或者不完全知道真相。在我们的司法实践中,许多重大的案件,因涉及“国家秘密”而不公开或不完全公开审理的情况,实在是太多了;即便公开,一般公众是无法获得旁听机会的,而且连新闻采访也受到多方限制——只有获准的新闻单位才能进法庭旁听,还不准记录。在这样的情况下,公众能够对那些重大经济案件和职务犯罪案件的真相有多少把握?当他们获知一些贪污或受贿数额高达数百万甚至数千万人民币的罪犯,竟没有被判死刑,不对其中的原因作出各种各样的猜测才怪。
  目前在中国,我们很难阅读到像美国法院判决书中的那种汪洋恣肆的学理论证。所谓司法公开,一个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就是判决理由公开,而判决理由无疑是集中表现在判决书中的。判决书的目的不光是追求结论的正确或准确,更是对结论中事实与法律之间的逻辑联系以及这种联系的论证理由和适用法律的阐述。而这样完美的判决书,我们当下还是无法企及的;但退而求其次,即便是那些相对简陋、缺项、生涩的判决书,我们也很少能一睹全貌——新闻报道的转述通常并不可靠。
  李嘉廷受贿1800多万元,丛福奎受贿930多万元,刘金宝贪污1400多万,马德受贿600多万元。发言人说:“这些人,都有法定或者酌定可以从轻处罚的情节”而没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可是,一般百姓看不到判决书,更无法判断那些“情节”的真假,叫他们怎么相信如此处理是公正的?他们怎能不怀疑,有关方面正准备,甚至已经在着手取消对贪污腐败等非暴力罪行罪犯判处死刑,或者对某些“特殊”罪犯采取“双重标准”?
  司法公开是现代法治最重要的基本原则之一。没有相当程度的司法公开,何谈司法公正?而公正,只有在以看得见的方式呈现于阳光之下时,公众才可能相信,这样的公正才可能不被“猜测”。
  中国青年报 2005年9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