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哲学家徐友渔先生的弱智时评  

2006-07-19 02:37:54|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如今在报上写文章尤其是时评的人当中,有相当大一部分,都多多少少爱犯一个毛病,那就是,有意识或下意识地偷换概念。

这是一个问题。因而,在正式涂鸦之前,我要求自己,先对标题中的几个概念作几句交代。

1,哲学家。辞典上对哲学家这个语词有详尽的解释,我不想抄书,太费劲,不如借用一下我们以前的中学政治老师的一句至理名言吧——哲学家就是聪明人。

2,徐友渔。这应该是个专用名词吧,我不知道辞典上对此有无专门的辞条。不过即便有,大概也买不起中华名人大辞典之类的大部头——抄都无从抄,只好偷个懒,将徐先生自己的说法拿来一用吧——“徐友渔”是一位“语言哲学家”的名字(引号中5个字的出处会在以下的叙述中出现)。

3,弱智。对这个概念,我的理解是:它是对某一特定人群身上所具有的某些或者某种智能障碍的状态描述,也可以用于指代弱智者的某些智力低下行为或结果。

4,时评。通常所谓时评,乃时事评论之简称,跟“新闻评论”系同概异词。

通过这么一番解释,我这篇博文的标题,其意思就很明确了,即:聪明人徐友渔写了一篇不聪明的新闻评论——它绝对不是说:聪明人徐友渔不聪明,乃智力低下者。从逻辑上讲,后一种说法明显地自相矛盾,而我的标题却是没问题的。

那么,聪明人徐友渔先生究竟写了一篇什么样的弱智时评呢?

事情是这样的。南方都市报新近出了一本书,是一本新闻评论集,叫《热言时代——南方都市报时评精选》,其中有一篇文章,名曰《汉城改称“首尔”之启示》,系哲学家徐友渔所撰。我是在某网站专门推介该书的网页上,拜读到该文的。网上链接的文章很多,我当然不可能一一点开阅读;之所以点了徐先生这篇,是因为他系名人、大家——按常理,文章应该是值得一读的。

但一字一句读下来,却感觉相当地失望——毫不夸张地讲,他尽在那里说废话。南方都市报是名报,版面不用说精贵得很。按我的理解,当初之所以把他这篇发了,大概的原因应该是,约都约来了,不发不合适——虽然通篇是废话,但毕竟没有反动言论。在下也系纸媒体评论版缝衣工的干活,对此是能够充分理解的。

然而,编书可就不一样了啊。既然是号称“时评精选”,你的篇目就应该经得起挑剔才行。不能因为作者是名家就可以网开一面,以为拿名人撑面子,书就一定好卖。非也,南方都市报本身的面子就够大了。何况,序言中不是说得很清楚,“用稿唯质而不唯人”吗?

当然,我说聪明人徐友渔写了一篇弱智文章,却被精选进了一家著名报纸的评论集里,这也只是我个人的判断,不足为训的。即便如此,我也不能空口说白话,多少也应该对自己的判断作一番简要论述才对。不然,以上所言,就通通只能算作放屁。

徐先生的文章不长,但即便不考虑篇幅因素,我也不能把它擅自粘贴在这里,因为这可能涉及到著作权问题;但是提供电子版的链接,应该是没问题的——如果有人读这个东西,也算是帮着打了下广告。所以,我准备在以下的叙述中,适当引用徐文的若干原话,来证明自己的上述放言不是放屁;并把电子版地址,附在这篇文字的后面。

徐文的第一段是引述新闻事实:据报道,韩国方面近日宣布把汉城市的中文名称改为“首尔”,“汉城”一词不再使用,同时正式提请中国政府在今后的文献资料中对韩国首都使用新的中文名称。另外,韩国还表示将通过国内外的舆论及媒体等积极展开宣传以尽快让世人接受。然后,作者紧接着写道:这不是一条简单的新闻,其中包含了值得玩味的信息。

那么,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玩味”呢?

首先,徐先生在第二段中用了一百多个字证明“韩方的改动是有道理的。人与地的译名,最好是接近原来的发音”。还把美国佬小布什拉出来举例:比如中国说“布什”,英美人和其他国家的人大体上可以知道说的是Bush。

这不是废话吗?南方都市报的读者不至于如此弱智,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就算这“道理”非得讲讲不可,依我看一句话就行了——根据中国地名委员会制定的《外国地名汉字译写通则》第三条规定,各国地名的汉字译写,以该国官方文字的名称为依据。——韩国对自己首都名称的官方称谓是Seoul,现在又指定了汉字写法,照着使用有行了,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随后,徐先生又道:在我看来,韩国人兴师动众、煞有介事地更名,不是为了坚决遵奉发音相近原则,而是有深层的民族心理原因。说白了,“汉城”者,中国人的一座城市也,顾名思义,这是使他们不舒服的。

这又有什么“值得玩味”的?人家兴师动众也好,打枪的不要也罢,关卿何事?给自己的首都取一个合适的汉文名字,兹事体大,不煞有介事,你让人家当儿戏啊?再说,别人的民族心理如何,你也要“玩味”?“说白了”又怎么样,不说白又能怎么的(di)?人家首都位于一条叫汉江的河流的南边,以前叫汉阳,后来成为首都了就改称汉城——本意是汉江之南一城池,你凭什么说“‘汉城’者,中国人的一座城市也”?如果人家“改名”(在此打引号,是因为人家其实并未改名,只是正本清源而已)就是缘于什么去中国化的“深层的民族心理”,那人家为何没把“汉城”改成“韩城”,并顺便把“汉江”改成“韩江”呢?

继续学习徐先生的文章吧。

“作为语言哲学家,纯粹从学理上讲,我认为这种想法有些多余。当初我们的祖宗取名‘汉城’,很可能反映了‘天朝上国’对待藩属的心理,但时过境迁,现在的中国人已经没有这种联想了。”“但是,事情不能只从学理上考虑,韩国人的民族自尊心,他们想彻底抹去自己历史上曾经是他国附庸的心理,不但应该理解,而且应该尊重。所以,我认为妥当的做法,是大大方方地接受韩方的提议和请求,同意他们的更名,用这种充满善意的行动表示我们平等待人,对世界上不论大小民族一律尊重的原则。”

这就怪了。既然说别人“改名”之举措“不但应该理解,而且应该尊重”,那你又指责人家“想法有些多余”,“玩味”人家半天干什么?还说什么“大大方方地接受韩方的提议和请求,同意他们的更名”,你这算不算“天朝上国”心态啊?人家凭什么要“请求”你,又凭什么要你“同意”?你一“同意”就变成“充满善意的行动”了,那还不如说“恩准”算了,而他们也应该高呼“皇恩浩荡”才对。

至于徐先生大作的最后一段“启示”,就更莫名其妙了。限于篇幅,不说也罢。

总而言之,我认为哲学家徐友渔先生的《汉城改称“首尔”之启示》一文,是一篇弱智时评;却被放在了“精选”里,令我很困惑。


原文链接:http://lz.book.sohu.com/chapter-5206-5-8.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