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这位麦田,他姑妄言之,我们姑妄听之  

2006-07-24 01:10:31|  分类: 拿来主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生大概是理工科出身。曾在云之南与之有过几句单向“交流”(其实既然是单向,就谈不上交流了——当时他可能是感觉我很弱智,没搭理我的跟帖意见)。余向来以为,中国当下广义上的“时事评论”写作者,高人几乎都在网上,中人也差不多在网上。这麦田,也许可以被归入中人一族。

麦田先生属于纸媒体时评圈外人,难得他能如此“冷静”,而我等是无法如此“客观”的。转此帖,并不意味着在下完全认同其分析和判断

下文被凯迪编辑特别推荐。地址:http://www.cat898.com/Infolook.asp?b /<

[原创]慎言廖案

文章提交者:麦田99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从7月16日作家廖祖笙的儿子离奇死亡,到后来廖祖笙上网控诉和求助,廖案的整个事实其实应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廖子之死,第二部分是廖祖笙上网求助。对于网友来说,对待这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似应有完全不同的态度。


(一)
廖子之死,是发生在网友真实感知之外的事件。这除了案件相关人员,一般人没有任何真实可靠的证据,可以对事件的真相予以还原――这其中甚至包括死者亲属。但由于案件不是发生在真空中,并且廖案也不是特别复杂,留下了很多证据,包括案件相关人员的人证,尸体解剖的书证,以及涉案工具的物证,如果不出现严重的蓄意枉法,上述证据会被公安机关形成有力的证据链,使得案件大白于天下。

目前因为种种情况,网友对公安机关普遍缺乏信任。我认为这种网友的普遍情绪,非常可以理解。我自己也是如此。但是当有具体个案发生时,我不会让这种普遍情绪影响自己对个案的判断。即: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不能说“洪桐县里无好人”就一棍子打死。毕竟,从整体上看,我们的社会治安还是依靠公安机关维持的,而我们现在的社会治安也没有到人人岌岌可危的地步,所以从整体上看,公安机关的工作应是大致合格。

那么具体到廖案这个个案。首先这是一个“命案”,这样的案件,不是象抓个小商小贩,随便给几条烟,喝一顿酒就可以让公安机关“枉法”,而必须是极大的切身利益关系;其次,即使有人手眼通天,让公安机关对命案也网开一面,那么此人一般而言必有极强的背景,比如迄今真相未明的襄樊高莺莺跳楼案件,即是可能牵涉到当地政府一把手;第三,如果命案真的被某地公安机关“枉法”,则受害人即使是一介平民,也必然会有持续的强烈反弹。

从这几点看廖案,我认为即使采信廖祖笙先生的叙述,都无法得出当地公安机关存在着“枉法”的动机。因为:第一,廖祖笙先生虽然自诩为作家,但基本上也就只是一个普通时评作者而已,并非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言行,让当地政府对其恨之入骨;第二,根据廖先生自述,和其可能有历史矛盾的也只是学校而已,并非当地公安机关,所以当地公安也没有故意打击报复之动机;第三,事件另一方(校方),也只是当地普通教师,并没有明显的“硬”后台,“硬”得可以让命案被枉法。

综上,我的结论是此案被公安机关故意“枉法”的动机基本不存在,所以除非有新出现的明显、可靠的反证,否则我们应相信公安机关的专业判断,相信他们根据人证、书证和物证对案件的真相还原――即署名“佛公宣”的报道。

而我们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凭借自己的假设,对案件进行自我还原――关于案件,我们什么证据都没有,凭什么证实或证伪?


(二)
但对于廖祖笙先生上网求助维权,我们却是“当事人”,有着充分的证据和事实可以置评和分析。这些事实是:
1,廖祖笙先生关于案件陈述的所有文章,充满了文学的笔调,情感的诉求,但却独独没有出示任何一条客观证据。因此,从感情上来说,我非常同情和理解廖祖笙先生;但是我的同情,并不能促使我相信他说的话。

2,廖祖笙先生7月17日早上6点多首发的关于事件的博客,绝非人之常情。当时,廖子尚未完全确认死亡(公安机关让其当天中午才去辨认尸体)。换成任何一个正常人,当时必然方寸大乱,并肯定对儿子是否真的死亡抱有一线幻想,怎么可能如廖先生这样,居然上网发贴,断言自己的儿子“被谋杀”(《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这太出乎常理和人伦了。

后来,廖祖笙在博客中作了一些补充说明:“问我为何家里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还有心情在这里“写文章”?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家里电话不断,有各地的编辑、记者在向我了解情况,或友人来电表示深情的安抚”――但请大家务必看清,此处廖生的说明,只是勉强解释了他后来为什么还经常上网发贴,但没有解释他为什么在7。17早上的那个帖子。因为在7.17早上,事件刚刚发生,绝对没有“各地的编辑、记者”来电话――各地编辑来电话,是因为廖生的帖子上网之后。所以廖生在此处的解释,是倒果为因,不足采信。

到底为什么,或者说处于什么考虑,使得廖生在7.17早上要抢先发表《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

3,廖祖笙先生“鸣冤”的时间点和方式不对。从任何一个正常的“鸣冤”事件来看,都是当事人得知处理结果后,不服气而“鸣冤”;但是廖案在这点上,再次违背常情。事件刚刚发生,公安机关的各种调查结论还没出,廖生就上网“鸣冤”;此外,我不认为网络舆论能解决此事,或者至少应该在现实社会中尝试解决之道再上网吧?!但我们看见的是,廖生在现实生活中,连认尸都还没做,就先上网了。这样能解决问题吗?

4,廖祖笙先生22号公布个人账号,呼吁援助的行为,再次出乎常情,匪夷所思。廖先生的儿子刚刚去世还没一周,有太多后事需要廖先生料理,但唯一不应该做的就是现在就上网募捐。因为从文章来看,廖先生家境应该在当地还属可以,不至于现在立刻就到了急需用钱的地步;更何况,如我上述,廖先生几乎没有陈述任何客观证据,以让网友真正理性相信,就开口募捐求助,这也太不符合人情,说不过去吧?

综上,我的结论是廖祖笙上网“鸣冤”求助的行为,有着不合乎人情伦理之处;并且,对于他所陈述的事实,由于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我一条都不相信--我非常同情廖祖笙先生丧子之痛,但我也确实不相信廖祖笙先生说的话。


(三)
再说几点:
1,少年暴力事件。少年暴力,或者说校园暴力在当前社会,并不是一个偶发事件,而是比较普遍存在。校园暴力相比成人犯罪,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非蓄意,但不知轻重。比如前几年的“蓝极速”网吧纵火事件,几个小孩子用汽油烧死了那么多人,他们事先也是绝对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的;此外笔者的个人经验也知道,绝对不要和十六、七岁的孩子打架,因为他们急了之后,下手往往不知轻重,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所以很多少年暴力事件,本身看起来是小事,但会造成严重后果。

2,“佛公宣”。“佛公宣”应是佛山公安局宣传处简称。公安机关用这样的署名向媒体供稿,并非特例,而是惯例。做过媒体的朋友就知道,这意味着这篇报道是“官方说法”,正是官方的正式表态,恰恰是承担责任,而并非网友猜度的这里面是否有些匿名猫腻。也就是说,“佛公宣”的文章出来后,意味着事件已经定性,公安机关已经要承担对此事如此定性的责任。(从另一方面说,如果不是有确凿的证据,公安机关是不会这么快就出台事件定性报道的)。我的分析是,恰恰因为廖祖笙先生上网“鸣冤”,文章被海内外广泛转载,使得佛山警方非常重视,而快速行动,对案件做出定性。这其实也意味着,如果案件真的有什么问题,廖祖笙先生过早上网“鸣冤”,也就人为地为自己设置了障碍――因为这意味着他不光要反对校方的结论,还要反对警方的结论了。

3,网友舆论。网友对廖案颇多议论,但我的观点还是如开篇所说,要区分这个案件的两个部分;对于廖子之死,我们网友并没有任何证据,所以议论只能是情绪宣泄,并不能帮助还原真相,对此似应慎言;对于廖祖笙上网求助,我们历历在目,所以能够对此评论和质疑。

而我这篇文章,基本上也是这个态度。我个人对廖祖笙先生丧子之痛非常同情,但我同时还关注事件是如何在网络上传播。我试图关注真实。所以上文如有冒犯,还请廖祖笙先生谅解。


(相关文字来源:廖祖笙先生的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