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垄断体制不除,减薪等于戏说  

2006-07-31 19:08:53|  分类: 偶尔事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31日的中国青年报报道说,26日,在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开庭审理的一场由劳动纠纷引起的索赔案中,意外爆出烟草行业的惊人收入:杭州烟草中层干部年收入30万元。

这确实够惊人的。以前,一提及垄断高收入,我们能想到的行业大都是电力、电信、石油等等;像烟草行业,似乎还没怎么进入公众舆论审视的法眼。其实,中国的行政垄断行业还远不止这些。报道中的赵某作为浙江省烟草公司杭州分公司的一名中层干部,2004年3月至2005年2月一年间的工资和部分工资性收入之和竟高达30万元,为2005年杭州市区职工平均工资22645元的十几倍。实际上,若按严格的“工资性收入”概念“锱铢必较”,赵某的这个30万,还没包含奖金——她的这项收入究竟多少还是个未知数,报道只是说,赵某的奖金是一般职工的两倍。

中青报在上述报道后,还刊发了一篇访谈。访谈援引中央党校吴忠民教授的话说,垄断行业的员工获取远超过社会平均工资的高收入肯定不合理。不合理的原因在于,他们的高收入并非源于所在行业的正常经营收入,而是借助行政垄断地位获取的高额垄断收入。针对这一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唐均开出的方子是:行政力量造成的问题还需要行政手段解决,垄断行业的高工资、高福利现象一直未有根本改观,原因就在于行政干预不够。

行政干预是否能从根儿上解决行政垄断问题,笔者表示严重的置疑。垄断行业对员工实行“两高”,本身就是行政权力被滥用的结果:靠行政力量“大义灭亲”,根本上讲纯属缘木求鱼。在同一天同一版面上的另一篇报道中,中青报还披露,迫于舆论的压力,目前多个省市电力行业已开始实施减薪。但是某高校电力学院老师吴文斌却认为,这些减薪是“伤筋动骨”还是“皮肉之苦”尚难预料;其象征意义可能要大于实际意义,因为减薪只是减在明的部分——而事实上,电力系统职工的隐性收入要远远高过明的部分。

是啊,垄断行业职工除账面上的收入高外,还有看不见的、没有反映在账面上的各种福利待遇和灰色收入,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而在某些行业,一些管理人员账面外的高福利和灰色收入,甚至高于账面上的工资收入。在这种情况下,行政性垄断行业在行政的不得已干预下,“自觉”减薪的意义究竟有多大,确实令人狐疑。且不说“堤外损失堤内补”,就算“堤外”损失“堤内”不补,如果“堤内”本来就已满当当了,“堤外”象征性地损失一点,又谈得上多大的“皮肉之苦”呢?

所以说,根本之策还是要通过法制的手段废除或者抑制行政垄断,而不能寄希望于行政力量的自我了断,更不能让它们“割发代首”了事。换言之,不从体制上铲除行政垄断的滋生土壤,垄断行业的减薪就不过是糊弄公众的“戏说”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