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舒的,孙的,和我的。有比较才有鉴别  

2006-08-02 02:10:26|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舒圣祥:电力减薪能给公众带来什么

2006年07月20日15:04 正义网
 
  以电力系统为代表的垄断行业过高收入,已是众人眼中一道高悬的电门,成为当下收入分配改革讨论中的众矢之的——之前,2005年审计署的审计已经给电力行业贴上了“系统工资增长过快,没有统一的分配制度”的标签。通过对江苏电网系统、华电集团、国家电网公司近来在规范员工工资上的一些“自选动作”,《21世纪经济报道》断言:电力系统成垄断高收入典型将掀减薪风暴。 
  随着“倒闭电厂抄表工年薪十万”、“垄断行业收入高于其他行业10倍”等新闻接连爆出,公众对以电力为代表的垄断行业高收入的痛恨,可以说已经被激发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反垄断”不仅成为当今社会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共话题,人们更是直接将垄断高收入对应到自身生活的艰难,认为正是垄断盘剥了自己应得的福利。在这种情况下,风口浪尖的电力系统为了缓解压力选择一套“自选动作”,显然是一种“壁虎舍尾”行为。
  那么,这是否算得上是庶民的胜利呢?单纯从事实上判断,也许是,因为我们毕竟逼迫壁虎舍弃了一小截尾巴;但是如果从价值上判断,显然又不是,因为无论电力减薪与否,那都只是垄断企业内部分配的问题,只是这里少发一点那里多补一点的问题,只是敏感时期少发一点事过境迁再加倍补偿的问题。电力减薪并不等于垄断利润减少,更不等于电价不涨,一方面垄断依旧另一方面电价照涨,人家怎么给员工发薪,又关我们什么事呢?
  当然,电力减薪也许能给公众一点心理上的安慰,一种表面上的收入平等化,一种虚幻的讨伐胜利感。然而,这其实正是电力减薪的“策略”所在:以零成本平抑公众愤怒的情绪,让垄断变得不再那么面目可憎,以便继续维持垄断地位和垄断利润。我们似乎陷入了这样一个圈套:以反垄断高收入代替了反垄断高盘剥。看得出来,电力减薪的“自选动作”利用的正是这一点。
  必须认识到,垄断高收入是建立在垄断高盘剥基础上的,没有我们钱袋的干瘪就不会有电力钱袋的鼓胀。垄断企业不向全民分红,我们不可能通过电力减薪而鼓胀我们的钱袋,而只有通过保护我们的钱袋迫使电力减薪才是有意义的。换言之,电力减薪应该是出于利润压力而被迫为之的,如果只是平抑沸腾舆情的“自选动作”,那就好比《死魂灵》里的泼留希金地主非要把自己打扮成乞丐一样,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疯狂地压榨穷人。
  所以,面对所谓的“减薪风暴”,我更关心它能给公众带来什么:减薪节省的成本会用来做什么?会用于向国家提供利润回报吗?会用于向全民分红吗?还是继续留在企业用于“扩大投资规模”?企业成本减少了,电价会降吗?还是继续涨价以培养公民的“节约用电意识”?
  “为国有企业承担成本,却从未获得过半分红利”,这是政府自1994年至今一直存在的状况。那么,利润哪去了?只能是通过“工效挂钩”慢慢流入内部人员的腰包。只要这个“利润分配”格局不打破,只要“盘剥社会福利”的垄断地位不打倒,“减薪风暴”就算刮得再猛,作为国企“主人”的我们不会少掏一个铜板,更不会多得一个铜板。
 
 
孙立平:且看“电力亏损”如何演变

2006年07月20日10:49 经济观察报
 
  6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特急文件,宣布经国务院批准,从6月30日起开始实施电价调整方案。根据这个方案,全国上网电价平均上调11.74元/千千瓦时,销售电价平均提高24.94元/千千瓦时,相当于销售电价每度上调2.494分钱。此上涨幅度主要指企业用电,上海、江西、重庆等地区居民用电也将上调,调整幅度根据各地区情况具体测算,但北京居民用电暂不作调整。 
  有关部门指出,此次调整电价的目的之一,是为了抑制高耗能产业的盲目发展,促进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同时疏导电价矛盾,筹措水库移民后期扶持资金。
  客观地说,每千瓦时提高2.5分钱的调整幅度,对一般民众生活的影响并不大。有专家指出,按平均提价2.5分计算,每户家庭月均多支出10元左右。但我们可以看到,媒体上对此次电价上调的反响却要强烈得多。仅仅2分钱的调价,引来的是对垄断行业的口诛笔伐。有媒体甚至指出,这表明中国社会对垄断的容忍程度已经到了临界点。应当说,垄断是现代经济生活中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正因为如此,各个国家都要用各种手段对垄断现象加以抑制。在我国,《反垄断法》也已经正式进入立法程序。但尽管如此,我国目前情况下的垄断现象却具有一些我们不得不给予特别关注的独特含义。
  首先,垄断行业的提价和利润的增加是发生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即近些年来我们社会中利益关系失衡严重,群体或个人间的财富掠夺开始成为造成利益关系失衡的重要机制,而垄断就是这种掠夺机制中的一种。如果说,在其他国家垄断基本是一种经济现象,涉及的更多是市场中的竞争对手的话,而中国的垄断现象却与消费者有着更为密切的关系,甚至成为改变社会中利益格局的一个重要因素。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垄断现象就带有更强的社会含义。以每年末媒体评比的年度十大暴利行业为例,其中的能源、医疗、教育、殡葬、教材、高速公路、有线电视、房地产等,都与公众生活息息相关,是老百姓不可缺少的生活必需品,其垄断价格的涨跌都与社会中利益格局有着密切的关系。
  其次,在涨价措施出台的前几个月,过去一直被称之为“电老虎”的电力行业亏损的消息就不断传出。国家发改委发布的《电力行业2005年运行分析及2006年趋势预测》报告指出,2005年电力全行业亏损企业1280户,亏损额127亿元。报告指出,从总体看来,电力企业亏损有所加大,负债率上升,经营状况有所恶化。我们知道,中国的垄断部门基本是国家垄断,垄断企业基本都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亏损的消息,不仅会引起人们对涨价的联想,而且会引起人们对未来垄断性国企改革的联想。现在人们就可以预期的是,在进一步改革的过程中,这些垄断性的国企,将会成为改革的对象。只要回顾一下此前国企困境形成的原因,以及国企改革中大量职工失业下岗的残酷过程,就不能没有这种想象和担心。
  而这两个问题无疑都是需要人们关注的。但鉴于对前一个问题已有较多的讨论,我们这里主要来谈谈第二个问题。
  在目前有关垄断行业的讨论中,社会舆论主要集中在两个问题上,一是垄断行业利用垄断地位,通过提高价格转嫁危机;二是垄断行业的工资过高,行业福利腐败严重。这与目前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收入分配不公和反垄断的话题有直接关系。一则普通抄表工年薪10万元的报道在媒体和网络上广泛流传。而畸形的行业高福利更是人们诟病的对象。某权威人士指出,垄断行业的工资是平均水准的2至3倍,加上工资外收入和福利则更高。国家统计局的资料显示,最高、最低行业间的差距,2000年是4.71倍,2004年扩大至7.52倍。这当中垄断行业工资过高是一个重要因素。更有极端的例子,如烟草行业,仅住房公积金一项,烟草行业一些职工每个月就可以拿到2000元以上。媒体披露某烟草行业普通职工的年收入是:基本工资9600元、效益工资约36000元、通讯、交通、菜篮子等各种补贴约4800元、公积金存款约10000元。这还不包括当年的年终奖金。就此而言,人们对垄断行业畸高的工资收入是完全有根据的。
  但这当中有两点是值得注意的。第一,同样是高工资高福利,但在不同的垄断行业中,具体情形是不一样的。从媒体上披露出来的情况看,电力、高速公路等垄断行业的高工资高福利可以惠及大部分职工。而通信等垄断行业的高工资高收入,主要集中在行业或企业的上层。而石油等行业的情况就比较复杂。在一些地方,员工的收入和福利都比较高,但在另一些消息中,普通员工的收入却很低。第二,尽管垄断行业的高工资和高福利是造成社会中收入差距扩大的一个重要因素,而且明显不合理,但这个因素对整个社会贫富差距的作用不能过分夸大。我曾计算过2002年的国民收入分配情况,当年的GDP大约10万亿,城乡居民收入大约5.7万亿,加上可能漏算的,大约6万亿。而包括津贴、奖金在内的工资总额只有1.2万亿。垄断行业职工的工资性收入(包括奖金和津贴)只是工资总额的一小部分。可见,垄断行业高工资对整个社会贫富差距起的作用是有限的。
  因此,对于垄断行业的高工资高福利不能仅仅从收入差距的角度加以关注,更应当将其看作是这些垄断性国有企业畸形管理的一部分。尤其是当我们将这些部门的高工资高福利与经营赢利状况进行对比的时候,就可以更清楚地发现问题之所在。我们可以看一下由关高速公路行业的两个报道。在一次会议上,江苏省交通厅的一位副厅长说,该省一些公路收费部门普通收费员的月薪竟然达8000元,多的超过万元,更不用说平时的福利。他开玩笑说,“我也想去高速路上做收费员呢!”另一则消息则显示,高速公路的经济效益并不好。河南省公路局通管处处长透露,“目前省级公路建设贷款高达321亿元,利息约为25亿元,去年全省干线公路通行费征收额为20.07亿元!”就是说,该省干线公路通行费收入还不够偿还省级统贷统还贷款的利息。这两个消息虽然不是同一个单位的,但由于都是一个省的情况,是有一定参照比较的价值的。
  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一个相关消息是,贵州省审计厅通报的贵州省江界河大桥等5家收费站的财务收支审计情况表明,这5家收费站从1994年到2003年末,收取的通行费收入为9919.48万元,其中还贷1495.07万元,用来归还贷款的收费仅占通行费收入的15.07%。85%的钱跑到哪里去了?大部分成为了收费部门的囊中之物。正如有论者指出的,一些收费公路就是这样:打着“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招牌大行收费之道,但是钱收上来却没有严格按照当年建设时的承诺,首先不是用来还贷,而是把钱收了上来后让一个小集体享受了。根据国家审计署的审计报告,前几年国家电力公司在武汉召开的一次“强化干部管理、提高干部素质”人事干部工作会议,只开了3天的会议,花费达304万元。本来,国电湖北公司兴建有一家三星级酒店,但有关方面认为档次不够,于是会议地点选定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代表的住宿一人一间,住宿标准是部门负责人住420元/天的高级单人间,单位负责人是750元/天的豪华单人间,分公司总经理住1500元/天豪华套间。会议还特地从北京邀请到一家全国知名的歌舞团举行了两场专场演出。仅此一项,承办方为此支付的“会议费”达82万元。近几年中,媒体上揭露的垄断行业挥霍浪费贪污腐败的例子不胜枚举。可以说,畸形的工资和福利就是这种畸形管理的一部分。
  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因素有利时攫取高额垄断利润,市场因素不利时宣布亏损涨价,就成为必然的事情。正如有专家指出的,电力企业的亏损并不仅仅在于电煤价格上涨,电力企业本身的市场化程度低下、员工福利过高、主辅业没有彻底分离、企业办社会等问题都是造成电力企业亏损的重要原因。
  问题是,这些行业或企业进一步可能向什么方向走。一种可能是,继续利用垄断的机制,不断将企业的危机转嫁到社会,从而维持亏损垄断企业的生存;另一种可能就是走所谓国企改革的路。而所谓国企改革的路,在某种意义上则是将危机转嫁到企业内部职工的头上。因为无论是过去的国企改革还是目前正在进行的国企改革,一个习惯性的思路就是减员增效。在前一段进行的建行改革中,业内就有一种说法,建行改革成了“人吃人”的绞肉机。因为在这个改革中,涉及到裁员、员工买断的问题,曾引发了管理层和建行员工的许多冲突。这种改革思路的前提逻辑是,把经营失败和历史包袱的形成归咎于基层普通员工。但正如人们在原来的国企和今天还存在的国企身上能够看到的,国企的低效率在很大程度上是畸形的管理所致。这种畸形的管理当然和所谓的产权模糊有直接关系,但却不是这种产权的必然结果。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外国的国有企业在产权上与我们没有太大的不同,但却很少有我们这样的畸形的管理。这当中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改革前从事着甚至造就着这种畸形管理的人,将会是畸形管理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改革的最大受益者。对比一下一些国有企业改制前后管理层收入的变化,就可以明确地看出这一点。且不说其它的收益。
  在这里我们要讨论的显然不是对国企改革的评价,我们关心的问题是,国企也好,垄断行业也好,其存在的畸形状态,除了其自身的因素之外,其外部因素是什么?如何在改革中走出这种怪异的轮回?
 
 
  比较一下,还是舒圣祥的文章好读一些。孙立平是著名学者,但至少,他的这篇文章我却读不下去。而我自己前天写的那篇(垄断体制不除,减薪等于戏说),更是不比不知道,一比真的有点无地自容。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