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转李鸿文大作:有些字像自由(Freedom)  

2006-09-09 13:14:08|  分类: 拿来主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字像自由
         兰斯顿·休斯

   有些字像自由(Freedom)
   说出来甜蜜动听美妙无双
   在我心灵的深处
   自由无时不在尽情地歌唱

   有些字像自由(Liberty)
   它们却使我忍不住哭泣哀伤
   假如你知道我所经历的一切
   你就懂得我为休如此悲伤

   兰斯顿·休斯的这首诗被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方纳用在《美国自由的故事》中的扉页,实质上,这首诗曾被反复引用。翻译成汉语后,少了韵律和意境,但是,这首诗之所以如此重要,并被当成经典,其主要原因是休斯在诗中使用了两个不同的自由:Freedom和Liberty。英语中,两个词可以通用。
   一般来说,英国学术界都认为两词的词意相同,伯林就是“没有区别地使用这两个词,表达同一种意义。”而剑桥大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钦定近代史讲座教授,天才的斯金纳也是不加区别的使用这两个词,但认为“并非同义”。
   莫里斯·克兰斯通认为两词可以互换,但Freedom是指在哲学和更一般的意义上使用,Liberty则倾向于使用在政治和法律的语境中。不过,我发现阿马蒂亚·森却更喜欢使用Freedom,以用“免于……的恐惧”之类的表述。
   还有一个较真的,汉纳·费尼歇·皮特金则跑到了这两个词的祖坟那里,从事了掘墓的勾当。据他考证,Freedom起源于德语,通过盎格鲁—撒克逊人传递到英国,而Liberty是带古法语的拉丁语,通过诺曼人传到英国。

   拙诗《门框中的自由》中也用到了这个词。在朋友的跟帖中,自由也多次出现。其实,在汉语中,当我们如此频繁地使用这个词时,我们真的可能对词语的意义缺少足够的理解。这个现象不足为奇,我们经常走过门前的小路,但对这条路通往何处则一无所知,因为我们熟悉得丢失了探索的乐趣。汉语中使用自由一词的动机高深莫测,而最令人反胃的一个句式是:哪来的绝对自由?
   在自由主义那里,我这里指的是没有被妖魔化的自由主义,自由从来就不拒绝“门框”。在《论法的精神》中,孟德斯鸠就指出,“自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如果一个公民能够做法律所禁止的事情,他就不自由了,因为其他人就同样会有这个权利。”——以后,在谈到自由主义的时候,请你不要像小学教师般地诘问哪来的绝对自由,对类似的诘问我将准备另一个诘问来回答:自由主义什么时候要求过绝对自由?
   哈耶克将自由描述为一个人摆脱他人控制的状态。在现实生活中,一个人对他人的强制,只能依靠强制的威胁来阻止,而这个强制的威胁只能依靠国家通过法律来实施。但是,也是自由主义不招人待见的主张还有,为了防止国家强制力对个人自由的侵害,更需要用法律界定公共权力有效性的范围。
   自由与民主是一对互相警惕而并非含情脉脉注视对方的孪生兄弟。民主的敌人是专制,自由的敌人是极权。专制和极权也是一对孪生兄弟,是一对王八蛋兄弟。这里,还是要提到哈耶克,“自由主义是一种关于法律应具备哪些内容的学说,而民主主义则是一种关于关于法律制定方式的学说。”民主主义关心的是谁掌握公共权力,自由主义关心公共权力的界限。民主主义强调,公共权力应由民众来行使,主张少数服从多数,即多数人统治;自由主义则强调,公权不能侵入私人领地,被时评人用烂的句式是“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不管公权掌握在多数人手里还是少数人手里,个人享有的某些权利不受国家干涉。

   中国的民粹主义的拿手把戏是挟民意以助极权。你富人有钱是吧,那么,民意就要求你调节富人的财富,因为,富人的财富很可疑或有原罪,基于同样的理由,也要反对富人们过上奢华的生活,不管这种反对是否有效或是否符合自己经济上的利益,你有钱也不能让你愉快地花钱。
   民意总是有占有道德制高点,民意汹汹时,公共权力就开始以顺应民意的名义趁火打劫,查你夫妻在家看黄碟,进入娱乐场所检查是否使用安全套,再则,就打你私有财产的主意。或许,你会说,反正我是一穷二白,富人比我损失更大,有这种想法的人简直就是白痴,因为,以边际效应论,即便是同样比例的损失,穷人所损失的效应则远远要大于富人。简言之,富人抗得住地动山摇,穷人则扛不动任何风吹草动。

   集中精力再谈自由主义,伯林区分为积极和消极。在伯林那里,消极自由简直就是宝贝,无知的人一听到消极就以为是颓废,我上大学时读到的研究法国文学的狗屁不通的专家们的文章,生拉硬扯上了《西绪福斯神话》中的石头。更加无知的新闻人则将西绪福斯的石头仅仅解读为命运,其实,他的命运是反抗,反抗才是生命的主题。石头是命运判决书的隐喻,而更大的价值在于被判决之后的反抗,以及他背上被阳光反射得晶莹剔透的汗珠。在存在主义那里,消极自由就是积极反抗。
   再强调一点,在我热情地讴歌自由主义时,别指望我能为你炮制一副治国良药,在我这里,自由主义根本就不关心民生的疾苦,既然民主主义那么喜欢,这部分工作就交给他们吧。
   自由主义最喜欢或最本质上,就是扯淡,就是一无是处地让极权很不舒服的一种政治主张。

   再过两天就是9·11五周年,而恐怖主义给这个世界造成的最大的罪恶,除了那些凋零的生命之外,就是在那个以自由而著称的国度,以反恐为借口扩张了公共权力,那些荣耀,那些傲慢与偏见,因对恐怖主义的恐惧而赞赏先发制人的民意中滋意生长。
   这个情景,就像萨鲁斯特在他的《喀提林叛乱记》中所描述的那样,废黜国王后的罗马在强大之后,恶棍卢奇乌斯·苏拉征募了一支非常可怕的大军,引导他垂涎亚洲的奢华,最后,用这支大军取得了对罗马国家的绝对控制。同样的情形还出现在国王空缺时的克伦威尔时期,在征服了爱尔兰和苏格兰后,克伦威尔就于1653年使用武力强行解散了议会,尽管当时的议会已是疮痍满目,但是,那是一幅断垣残壁的自由图景。
   现代的恶棍苏拉是谁呢?是新保守主义,是小布什和拉姆斯费尔德及赖斯女士,说他们是恶棍不是出于伦理道德意义,正如小布什经常使用无赖一词一样,这是一种高贵的政治评价。
    (仅以此文纪念9·11五周年)

 

    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