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四首很有名的疑似梨花诗  

2006-10-08 23:36:25|  分类: 拿来主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的名字
 
作者 纪弦
 

用了世界上最轻最轻的声音,
轻轻地唤你的名字每夜每夜。
 
写你的名字,
画你的名字,
而梦见的是你发光的名字:
 
如日,如星,你的名字。
如灯,如钻石,你的名字。
如缤纷的火花,如闪电,你的名字。
如原始森林的燃烧,你的名字。
 
刻你的名字!
刻你的名字在树上。
刻你的名字在不凋的生命树上。
当这植物长成了参天古木时,
呵呵,多好,多好,
你的名字也大起来。
 
大起来了,你的名字。
亮起来了,你的名字。
于是,轻轻轻轻轻轻轻地呼唤你的名字。
 

当你老了
 
作者 叶芝(袁可嘉译)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1893
 

近日趁中秋月圆之际,大家疯了似的吟诗写诗批判诗。我想起了纪弦。此君本名路逾,河北人,台湾诗坛三元老之一。1933年从苏州美专毕业,次年写了一篇很有名的梨花诗《脱袜吟》;自此告别丹青,改行写诗。
 
后来纪弦到了台湾,诗风也为之一变,成为台湾现代派诗歌的倡导者,主张写“主智”诗,强调“横的移植”,诗的风格也较《脱袜吟》晦涩难懂多了——或许《你的名字》属例外。
 

脱袜吟
 
作者 纪弦
 

何其臭的袜子,
何其臭的脚。
这是流浪人的袜子,
流浪人的脚。
 
没有家,
也没有亲人。
家呀,亲人呀,
何其生疏的东西呀!
 

列位看官(尤其是那位霖大圣先生),请鉴定一下,这《脱袜吟》算不算30年代中国最早的梨花诗?
 
 
索性再贴一首更权威的梨花诗吧——胡适《尝试集》之《乐观》第一段:
 
这株大树很可恶,
他碍着我的路!
来!
快把他砍倒了,
把树根也掘去,
哈哈!好了!
 
 
(一位网友说:“别把叶芝的《当你老了》也算成梨花诗吧,开这样的玩笑也会让我有些心疼。”实在不好意思,是我错了。《当你老了》绝对不是梨花诗,连疑似也算不上。向那位落花飞扬君致歉。)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