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商务早报:凭乱拳取胜  

2006-10-28 23:50:27|  分类: 敝帚自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作打捞晒晒并存档之二十三2001年5月7日) 
 
专栏·有话不必好说
 
凭乱拳取胜
 
朱达志
 
好多我们耳熟能详的朴素俚语,其实是颇具真理属性的的——所谓话丑理端是也。譬如那句“人怕出名猪怕壮”即属此例。刘晓庆女士对此就有入木三分的切肤之感,该同志多年以前就说过了,做名女人实在是一件难受得要命的事。
 
而眼下最有名气者,当属那位叫李安的电影导演;稍往前一些,则是王家卫。别看他俩现在光芒四射,其实烦心事也不少。
 
据认为近期最振奋国人心之娱乐界新闻,当是李安执导的《卧虎藏龙》在本届奥斯卡游戏中,一举瓜分到手四个小金人。而在此前,则早已传出《卧》片荣获10项提名,李安的名气也随之急速膨胀,有好事者就此向影坛前辈、著名“导爷”谢晋请教,谢导很蒙太奇地答道:我当年拍摄某某某一片时,他(李安)还是我手下的一名群众演员。这话乍一听来有点没头没脑,有点像一个满脸鸡皮的老妇人对他貌美如画的女儿说:30年前,我比你还俊呢……很让谢迷、李迷们一头雾水了很一阵儿。好在有谢导的崇高威望在,迷雾终未凝聚成点点雾滴。
 
但就在奥斯卡大戏即将启幕之即,有一阵子没露脸刘晓庆女士,却拨开云雾出来说事了——不过他此番说的是王家卫(谁叫他前一阵子也把自己的名气搞得那么大呢)。兹将报纸披露之刘氏语录相关部分,原封不动地转呈给来本厅做客之诸位朋友:“《花样年华》节奏慢得惊人,其中有一个镜头居然就那么呆呆地拍了5分钟……而多年前,我在东京电影节任评委时就已见过,一点新意都没有。这种影片如果让我来拍,两天就行……”
 
别以为这种标准的晓庆话语只有它的发明者才说得出口,其实本人也同样敢说。在下也许这一辈子都去不了东京,更别提当什么评委了。但我同样可以证明,把一个镜头搞得长达5分钟,确实没什么新名堂,我也是早已见过的。而且《花样年华》若让我来拍,保证比刘女士还提劲:最多两小时就完事儿——把它变成舞台剧,我在下面用机子摄录下来,不就行了?
 
别笑,我是认真的。因为我琢磨了半天,想那刘晓庆以其曾任国际电影节评委的身份来说电影,是决不可能开黄腔的。她说她两天就能够搞出个《花样年华》来,肯定有什么B门。我们不妨也发挥点主观能动性,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得上,就以她的成绩为起点,再设法缩短点工期,从理论上讲该不是什么办不到的事情。这么一来,就想出来一个实况录象的绝招来了。看来像“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样的豪言壮语,跟“人怕出名猪怕壮”一样,也是颇具真理属性的。
 
有朋友说了,你也算个须眉,跟人家女流较什么劲。人家晓庆此番亲自出马,向名人王SIR乱扔砖头和香蕉皮,是为了宣传自己的什么嫂什么花系列电视连续剧第N部。你不晓得我们现在已跨入“注意力经济”了吗?不来点生猛的招式,谁看啊?还那么抱残守缺说什么“人怕出名猪怕壮”。我看你这猪胆敢在此署上真名乱冒靶,还不是想借名人的光扬一扬自己的小名?
 
我承认那朋友点准了穴道,遂拱手告饶:兹虚心接受,就此住口。
 
————————————————————————————————
 
没想到如此理性得索然无味的自己,几年前也有点无厘头
 
晚饭后翻箱倒柜复习了一下几年前(1997年至2001年)发表在成都各报(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商务早报、成都晚报、成都日报、天府早报、读者报)上的随笔、杂文、书评、时评,甚至还有小说。可惜那时报纸都还没上网。敲了一篇2001年商务早报上的“都市客厅”文化时评专栏。文章内容不厚道。自己重读后都有点脸红。堂堂一男子,跟人家刘晓庆过不去。不过当时的成都媒体就那样,对刘晓庆集体刻薄。难怪刘会说,此生再不会四川。我对此是一直怀有一点歉疚之心的。前两年刘罹难税案而身陷囹圄,我可以说“力排众议”说了点公道话。
 
明天继续打捞。

 
如何对待“弱者”刘晓庆(自由发言)
 
成都  朱达志
 
 
刘晓庆因涉嫌偷税被捕。这几天大小媒体因此而沸沸扬扬。刘晓庆变成了记者和评论家们的饕餮大餐,而被大块剁颐,争而食之。有句话可能比较刻薄:平安无事之时,记者们无精打采;一旦天灾人祸骤然降临,他们在楼道上欢呼雀跃。但愿这真的只是些“小报”记者们的画像。
 
刘晓庆由于其特立独行的天性使然,被许多人所“看不惯”,向来就是媒体和受众密切联系与关注的对象。一些受众有窥隐的癖好,另一些受众则有猎奇的欲望;而媒体有生存的压力和发展的动力以及为受众服务的“义务”。偏偏刘晓庆又天生是个不甘寂寞、喜欢制造新闻的女人。于是一有风吹草动,各路传媒精英旋即齐心协力,对其狠追猛炒,似乎就成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何况此番又是铁定的偷逃巨额税款,看你还能往哪儿跑!
 
我绝对不是想为刘某开脱什么责(在法院判决之前,谁也没权轻易说出那个字)。我没此必要,也没那能力跟权限。刘某若触犯了刑律,那她理当承受法律的惩罚;对庶民百姓而言,也可以说是大快人心。但法院尚未受理,民间即口诛笔伐,甚至先行定罪,这怎么说都不能算是很正常的做法。何况当事人如今已是身陷囹圄,无以辩白回驳。恰若对一个无力还击的人行刺,终究不能算是一种英雄之所为。
 
在传媒,在国家机器,在正义的多数人面前,个人——不管他曾经是多么地强大无比,叱咤风云——他都是需要保护的弱者;更遑论一个已被限制了自由的女人。一个理性的社会,是应该有能力保护所有人——尤其是少数人的法定权利和天赋人权的。这是法治的应有之义,也是文明的标志之一。
 
《江南时报》 (2002年07月30日第三十版)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