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赵丽华:我为什么不要《人民日报》道歉  

2006-11-11 15:06:49|  分类: 拿来主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不要《人民日报》道歉?

赵丽华

事情原委:2006年10月26日先是《人民日报》抛出署名文章《是谁在折断诗歌的翅膀?》(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6-10/26/content_5251261.htm),由于该文章的论据错漏百出、论点牵强霸道而使得诗人们群情激愤几达沸点,以至于《天涯》杂志主编李少君在天涯诗会撰文《强烈要求人民日报记者李舫道歉!》(http://www7.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5621655&Key=658151292&strItem=poem&idArticle=121112&flag=1),该文一出,一石激浪,几天时间已创下天涯点击最高记录。诗人们纷纷发贴,要求《人民日报》道歉!

我作为当事人,本想躲起来,不参与论战,但有几个事情需要澄清说明一下:

1,《人民日报》引用的诗歌既非我原创版,也不是网友的恶搞版,而是记者的胡编乱造、添枝加叶版。现在网上很多标着我名字的作品不是我作品,有的纯属别人杜撰,有的有我几句诗加上别人的不知所云的话,有的给裁掉首尾只留几句,这样的诗歌很多,我不能为这样的诗歌买单。《人民日报》引的“一根黄瓜/又一根黄瓜/是俩黄瓜”这样句子我从未见写过从未见过的,所以我说这是记者的胡编乱造、添枝加叶版。

2,《人民日报》说这些诗“赫然刊登在著名的诗歌刊物上”,我的原创版本都没有发表过,何况这样的拼凑杜撰版本。但既然记者白纸黑字这样说了,那请她说一下这样的诗歌发在哪个著名刊物,哪一期上!这很重要,你敢于这么说,就必须说明出处。

3,《人民日报》文章大段援引汪剑钊的话以批评现代诗歌,结果汪剑钊迅速在“诗生活”网站发表严正声明,称《人民日报》记者根本没有采访过他,就凭空虚构了他的一段话。汪剑钊称:“这段话与我平时对诗歌的看法、立场完全相悖。”

写完这几点我就开始奇怪了,编造我的诗也就罢了,只当是又被恶搞了,可是恶搞版本怎么可以当论据呢?然后接着继续撒谎说这些诗“赫然刊登在著名的诗歌刊物上”。然后再编造人物采访,人物采访竟然也可以编造,这倒让我觉得更奇怪了。真实客观是一个媒体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与操守,难道人民日报连这样一个底线都不要了吗?如此地无中生有、胡编乱造、信口开河、草率成篇,一级党报的信誉何在呢?我引用刘冠冕的话:“当代诗歌不是不可以批评,而是批评必须有理有据,真实的理和据。”人民日报这样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论点和论据还有任何的说服力吗?

其实想想,这要是八卦小报也就罢了,可这是堂堂《人民日报》啊!难道真如牧野先生所说:“《人民日报》也八卦了!”(http://blog.sina.com.cn/u/1258458695)  如果它真的八卦了倒也好了。它八卦了就可以直接杀入市场和那些地摊小报一决雌雄了。各级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部队厂矿学校不用为强行摊派的订报任务发愁了。特别是那些贫困山村啊,每到11月份这个时候,村干部们都要为上级下达的征订《人民日报》这个事情而一筹莫展,不订吧,这是政治任务;订吧,这十份八份《人民日报》的订费摊派到农民头上说不定哪个孩子又要因此辍学了!有心的朋友们估算一下,每年的《人民日报》从全国聚敛上来的报费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文数字?这样天文数字可以报销记者的电话费吧,以便于她打电话跟作者求证一下作品真伪。可以报销记者的打车费吧,以便于她到图书馆查证一下发表期刊数。可以报销记者的飞机费吧,以便于她亲自采访一下要采访的人,这总比闭这个眼睛杜撰强吧!

我之所以不要《人民日报》道歉是因为我从这个有组织有预谋的、针对我一个人的网络“文革”事件中活下来已是感谢上苍佑顾,哪还敢再惹事端?我一首旧作《死在高速公路》引过来用:
 
有一天我会死在高速公路上
像一只鸟
 
那些穿黄色背心的清道工
会把我拾起来
抚摩我的羽毛
让我在他们手上再死一次

我其实是在网络上死过一次的人了,也就不在意随便哪个媒体再在我身上多踹两脚,哪怕是“在他们手上再死一次”,又能增加多少痛感?!但是我想人民日报向诗人们道歉倒是必须的,因为她侮辱了几代诗人对现代诗歌的热情、信仰、持守、探索与追求!她还应该向所有被强行摊派订阅报纸的人们道歉,本着对读者、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为她文章中的道听途说、以讹传讹、胡编乱造、不负责任向人民道歉,以不至于形成更为广泛的谬种流传局面!我觉得这样的道歉是必要的,除给自己挽回一定的公信度外,也作为前车之鉴警示他们自己的记者,使得他们不至于在以后的大是大非特别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问题上公开撒谎。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