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答欧雁君(那边曾被删的帖子“洁本”,此处备份)  

2006-12-10 18:11:57|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呵呵,不知欧雁君系巴黎第几大学出身,会不会是南特莱学院啊[:)]
 
我说欧雁疑似小资产阶级左派女生,绝无轻看之意。所谓小资,主要是指出身,不指思想吧。想当年“五月风暴”中的学生领袖,个个都是中产阶级甚至大资产阶级家庭出身,领导罢工的,又多半是些工人贵族。出身并没成为他们投身运动的桎梏,反倒比大多数没觉悟的工人阶级,甚至法共更具革命精神,着实令人敬佩。
 
当然,小资思想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就好比当年千辛万苦奔赴延安的青年学生一样,理想主义左派幼稚病比较普遍,最后被人卖掉了,还帮人家数钱。
 
只有登录用户才能发言,这只是系统中一个个性化设置,我以为是你自己要那样设置的,看来不是。你可以改变设置。当然,这样也好,可以让匿名者的胡言乱语和人身攻击言论无法发表。
 
至于“将来是否能一直‘左派’下去,亦很难说,岁数大了,历练一多,人就容易变得圆滑。可在中国,跟着谁才能走真正的革命道路呢?参加一个民主党派?”
 
这让我想起了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话,大意是,我年轻时不敢激进,怕年老时变得保守。这话还可反过来说,我年轻时保守,年老时说不定反倒会愤世嫉俗——这更可怕。正所谓那句广为流传的名言:30岁以前不信仰共产主义,是没良心;30岁以后还信,是没脑子。
 
至于西马或者欧共,或者新左,我零零碎碎看过一点资料,很不系统。
 
十分佩服欧雁的识见。这足可见老祖宗的“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这一论断的科学性。一战后“国际”解散,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各国的工人政党都倾向于“国家主义”了(我觉得在这里应该给“国家主义”打个引号,以免跟德国的国社党相混淆),因此才给了弗拉基米尔同志以历史机遇,第三国际得以称霸全球,以至于最终跳蚤泛滥。但以后的苏联却更加地国家主义,庶几都不需要打引号了。
 
据说至今西欧的社会党、社民党、工党什么的每年开一次国际大会,第一个议程还是高唱国际歌,包括斯罗特、布莱尔之流,都要在讲话中重复许多陈词滥调,博工人的欢心[:)]
 
不过,50年代社会党在法兰克福重组“国际”后,世界左翼力量通过整合,倒确实对当代世界文明的进步发展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对中国知识界的影响也很大。新左在中国是个大大的贬义词,不过我相信,未来的中国要真正强大,还是需要走民主的社会主义道路。
 
我对欧共的思想主张也是不认同的。欧洲共产主义不等于西方马克思主义(实际上马克思主义从来就是西方的)。这就像1968年的巴黎“造反运动”,虽然学生们着中国绿军装、戴中国解放帽,自称毛派,但实际上,无论是价值观还是政治取向,都是跟中国的“文革”南辕北辙的。巴黎学生当时的指导思想,还是法兰克福学派所代表的“西马”;而法共一开始就是站在运动的对立面上的。法共在那次“五月风暴”中失去了绝好的把握形势机会,失去了学生和工人的支持。这表面上看是策略问题,实际上反映的是落后的意识形态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