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关于GCD宣言中有关GONGQI制之论述  

2007-01-06 22:08:01|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敬告新浪管理人员:求求你们不要再删了。这个版本,我已经再次做过技术处理,至少已经把所有的超级链接删掉。多谢了!)
 
 
李银河写了点东西,媒体转了,有人批评了,我又批评了有人;如水看了我对有人的批评,又对我进行了批评。我在她的批评后留言——
 
嘿嘿嘿,赵牧支持我?好!
请大家把李银河当成一个科学家而不是道学家看待
我对真正的科学家是十分敬重的,因为他们求真务实
科学精神,在当代的中国,还是稀有物
请马克思主义道学家们,认真看看***宣言吧!
看看该宣言是如何阐述所谓“公妻制”“换偶”“卖淫”等等问题的
 
(***是CP中文写法自动生成之符号。我在随后的跟帖中解释道:***是CP。在一个CP执政的国家,CP的官方语言书写形式,是不能出现的。后在聊天中,我又加了一句:这究竟是谁的悲哀?)
 
最后,如水美女在“摸死你”中说:你能否把CP宣言中关于这个问题的说法写点东西出来给俺学习学习
 
于是,我答应她把原先在某博客中的一个帖子转在下面——
 
 
2006-12-01 | 和郑根岭同志探讨一下公妻制为何物
 
 
CCTV的资深编辑、制片人郑根岭同志下班前于MSN上针对鄙人在《张献忠同志对西部大开发的历史性贡献》一帖中有关革命浪漫主义公妻制的正确观点,提出无理批评,认为在下思想问题严重,并且有恶攻之嫌。鄙人对此深感遗憾。郑同志身为资深CP,居然不认真研究《宣言》,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本来想系统启蒙一下老郑同志,无奈他忙完革命工作后还要赶着回家去忙革命后勤工作。没法,只好放他下线,我且先把有关教材贴上来(一年前的旧帖),供他晚餐后认真学习深刻领会。
 
 
关天读帖——关于马克思主义与所谓公妻制
 
在关天茶舍读帖子至天明。我看东西慢得出奇,而关天的文章又大多不错。
 
1980年代末期曾读过一本“内部版”图书,名曰《马克思以后的马克思主义》,作者是一位英国政治学者。马克思曾宣称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就是从这本书中第一次获知的。当时的背景大概是,一些法国的青年社会主义者把马克思的一些只言片语拿了去狐假虎威,令他颇为不爽,于是就有了这么一起著名的公案。广为人知的是,马克思在某种场合还转述过一句出自于海涅的名言: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
 
尽管在马克思主义旗号下实践中的共产主义运动无比地坎坷,但自1848年以来,围绕马克思及其学说的论争却也无比地汗牛充栋,叹为观止。
 
十来天前,姚伟写了一篇《嫉妒、仇恨与自由——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57周年》,张贴了一些地方,包括天涯社区的“关天茶社”。我实先是在羽戈的博客上读了这篇文章,觉得不错,就转到自己的博客上去了。旋又到论坛上观战。没曾想跟帖无数。对此话题兴趣盎然者如此之众,倒令我感到些许欣慰。
 
姚应该是自视比较高的。有位叫夏虫语冰钦的夸奖他道:浪子君(姚在天涯的马甲是西部浪子)是思想者。思想的可贵不在于绝对正确,而在于闪烁的智慧火花,照亮人类道路。还说,马恩两位关于婚姻家庭有些相当精彩的论述,但总体上不足为信。作为哲学家的他们,完全不考虑情感这种不是科学能分析的因素是可以理解的。作研究不可能考虑到每个变量。但是,由于他们忽略了相关度最高的这个变量,因此其理论也就变得不那么坚固了。
 
姚庚即回帖引这位女性ID为知音。然而相较于姚文所受到的肯定和赞许,对他的抨击甚至攻击却来得更为猛烈。这首先是因为,他在文章中说《共产党宣言》公开主张公妻制,认为这是对马恩的侮辱和玷污。
 
十多年前曾通读过《共产党宣言》,对此依稀有些影响。从网上搜索出宣言的电子文本,里面涉及公妻制的文字如下:
 
“资产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单纯的生产工具的。他们听说生产工具将要公共使用,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妇女也会遭到同样的命运。
 
“他们想也没有想到,问题正在于使妇女不再处于单纯生产工具的地位。
 
“其实,我们的资产者装得道貌岸然,对所谓的共产党人的正式公妻制表示惊讶,那是再可笑不过了。公妻制无需共产党人来实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
 
“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其实,不言而喻,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从这种关系中产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卖淫,也就消失了。”
 
形式逻辑没学好的人是看不懂这些文字的。按我的理解,宣言认为公妻制在私有制条件下是一种客观存在,它表现为财产权支配下的各种形式的通奸和卖淫;而共产主义状态下的公妻制,也将是一种客观存在。这个问题真要论起来复杂得很,不说也罢。不过,今天读到的一篇《南方周末》报道,却让我感触颇深。
 
甘肃省渭源县一些有着20年教龄的代课教师,其工资却一直是40元/月!都已经21世纪了,在社会主义中国的西部,竟还有如此低的教师收入,这令我十分震惊。一位代课教师已经32岁了,因付不起给女方家庭的聘金而至今单身。每次相亲都让他颇受刺激:“几乎每相亲一次,女方得知我是代课教师,甩头就走。还有的抛下一句话,你40元一月的工资,是你养女人还是女人养你?”(2005年11月3日《南方周末》:《县委副书记上书教育部:70%代课教师月工资40元》)
 
我举这个看似与本文主题无关的事例,是因为想起了《共产党宣言》中那段无产者由于生活困窘而“被迫独居和公开卖淫”的论述:
 
“现代的、资产阶级的家庭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呢?是建立在资本上面,建立在私人发财上面的。这种家庭只是在资产阶级那里才以充分发展的形式存在着,而无产者的被迫独居和公开的卖淫则是它的补充。”
 
姚在跟帖中说马克思赋予“无产阶级道德优越感”(无产阶级大公无私,是天然的领导阶级),也惹恼了一些敏感的人。但姚之所以受到那么多人的抨击,最主要的原因还不在于上面两点——导火线实际上在这个回复里:
 
作者:西部浪子 回复日期:2005-10-23 11:57:03   
 
邝海炎兄好,兄误会了,我对波谱尔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并没有多少兴趣。小文是作为《理想国》和《自然权利与历史》的读书札记来写的。同时也是献给几位党员兄弟的“礼物”,以我一贯的看法,作为党员不思索马克思的作品,就像作为妓女不苦练床上功夫一样是缺乏职业道德。
 
姚在后面的跟帖中辩解道,关于党员和妓女的比喻,是他和自己的那些党员朋友之间的一个玩笑。不过比喻是否恰当,并无关事物本质。一位自称马克思主义者名叫柴荣的左派却不管那么多,搞了一个很长的帖子专文反驳。看到天亮,感觉总得说点什么,于是在姚文后自以为是地跟了几句——  
 
马恩一会儿说(公开的,正式的)公妻制是自然而然必然会出现的,一会又说(隐蔽的,实际存在的)公妻制是需要(被前者)消灭(并取而代之)的。这就是他们的不是了。两位年轻人根本就没考虑工人阶级,尤其是非印欧语系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理解力。
 
世界上关于主义的争论,90%都是名词之争。而更糟糕的是,很多时候另外的10%也是名词之争。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