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做医生的政协委员,请回避一下  

2007-01-22 13:52:17|  分类: 偶尔事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既是利益问题,就得讲利益回避
 
 
1月22日《南方都市报》的一则消息说,广州医卫界政协委员称:医务人员被媒体妖魔化了。相信这“妖魔化”三字已深深刺激到不少读者和评论者的神经。但我却对消息导语所提供的信息更感兴趣——
 
近期“医闹”风愈刮愈烈,令医护人员颇为苦恼。昨天上午,在市政协机关和金桥宾馆的与会的医卫界委员,几乎不约而同地将分组讨论开成了“诉苦大会”!对此,参加分组讨论的广州市副市长李卓彬表示,“医闹”现象已经不仅仅是医患矛盾的问题了,最后已经变成一种利益问题。他建议通过加快医疗工作立法,用法律手段来保障医疗工作的开展。
 
“医闹”令医护人员苦恼这很正常,医卫界的政协委员为自己及其同行诉点苦也无可厚非,李卓彬副市长说“医闹”是一种利益问题也正确得根本不必提及。但是仔细一想,强调一下“医闹”的利益之争性质,也是大有必要的;我更想说的是,“医闹”现象并非“已经变成一种利益问题”,而原本就是利益问题。
 
利益是个中性词,不存在褒贬。不能说“已经变成”之前是正常的或正确的,“已经变成”之后就有问题了,因此要“用法律手段来保障医疗工作的开展”。“加快医疗工作立法”应该有两个目的:首先是确保患者的正常就医权利和卫生保障福利,其次才是为医院“保驾护航”——两者利益都要保护,缺一不可;而且在我看来,患者利益的维护是第一性的,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并非如广州医卫界政协委员们所言,医生们很弱势。
 
“利益”从来就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根本推动力之一。无论是亚当·斯密还是列宁,对此都有所强调。前者宣称,每个人都追求其自我利益,同时也就促进了社会公益;而后者认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是相辅相成的,实际上也就承认了“主观为自己,客观为他人”这一论断的价值。但是,涉及公共决策,就有一个利益回避问题,需要讲究一下了。
 
医卫界的政协委员不是不能为自己所在的界别(行业)争利益,只是当他们在以公职身份去影响公共决策时,就必须有所回避。公职人员利益冲突回避,是现代政治文明重要原则之一。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制定了公职人员利益回避法律,这项制度安排的核心是:在公职人员的个人利益或者个人所在行业的利益与其职务所代行的公共利益可能发生矛盾时,必须主动申请回避,或由供职单位启动回避机制,要求其回避。
 
中国的政协委员虽然不算国家行政机关或立法机关的工作人员,但是其崇高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足以对公共政策的制定产生不可小觑的影响。譬如,广州医卫界政协委员一诉苦,副市长就立马表示要“加快医疗工作立法,用法律手段来保障医疗工作的开展”。所以说,正因为“医闹”反映的是一种利益之争,其行政解决的办法,就应该同时听取利益各方的意见,尔后确立之。医卫界理应派出它的听政代表参与其中,但不是以政协委员的身份。
 
朱达志/2007/01/22 (发表于1月23日《中国经济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