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策划、炒作与骗局  

2007-02-09 03:07:35|  分类: 偶尔事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一些沸沸扬扬的事情也赶巧尘埃落定。最让人晕倒的是吵吵了几个月的“别针换别墅”事件,当梦想照进现实,却成了一出闹剧,一场骗局。上周有媒体披露,“别针换别墅”事件的幕后策划人立二向记者出示了证明该事件为他所策划的种种证据。
 
立二强调说这不是一场骗局,只是一场网络真人秀,此事如果按照他预定的计划进行到最后,也会将真相公之于众的。不得不佩服这位“导演”的炒作水平。不用说他最后肯定是会将自己的得意之作自我暴光的,因为他的目的就是想向世人证明其炒作能力非同一般,对此不但毫无隐讳,反倒大大方方地公开宣布:“我希望能通过揭露此事,给自己拉来更多的生意。”
 
一个动作如此之大的新闻事件,竟是被人为策划出来的,其中的许多要素均来自作假,居然还说不是骗局。也难怪,这些年来,“新闻”这个概念已被业内业外的一些人给完全颠覆了。很多所谓新闻已不是新近发生的事情,而是新近制造出来的事情了。“策划新闻”俨然已成“朝阳产业”,社会上出现了不少寄生于传媒业的职业炒作者。“别针换别墅”事件使媒体实际上成了立二的同谋,为其推波助澜,共享盛宴。而当真相大白,大呼上当的媒体非但不追究策划者的恶意,反倒再一次地被立二牵着鼻子走,对其进行新一轮的炒作宣传。而真正被愚弄的,只剩下了芸芸受众。
 
被策划并被热炒的还有“富婆包养诗人”事件。先是生活窘迫的湖南籍诗人黄辉声称想被富婆包养,以实现自己的写作理想,后有重庆富婆作家红艳表示愿包养黄辉一年。此事所引发的网上口水大战蔚为壮观,自不待言。而红艳近日却表示,她所说的“包养”不存在肉体上的交易,本质上是资助。她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敏感词汇,唤起社会对落魄文人的关注。这样看来,此事又是一出不具备新闻本质真实属性的闹剧,媒体再次陷入了某种人为预设的情境之中。
 
其实,古往今来,“富婆”在经济上赞助文人作家写作之事,并不鲜见,尤其是在西方。华伦夫人就养了卢梭整整14年;斯达尔夫人在伏尔泰、歌德、席勒等人遭遇经济上的困扰时,以其慷慨和美丽,滋润并慰藉他们几近干涸的肉体和心灵。蓬帕杜尔夫人对作家的赞助更是终身未缀,其资助对象包括伏尔泰和狄德罗。但是所有这一切,却并未假“包养”之名以行。
 
上周,还有一桩疑似炒作事件值得一提。从去年暑假一开班就备受争议的“青春写作旅”,随着今年寒假推出第二期,再度成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而针对媒体的质疑,“青春写作旅”顾问、北大教授孔庆东近日在博客上著文回击对“青春写作旅的三大谣言”,其激愤之情令人诧异。媒体和公众对“青春写作旅”高价收费的质疑也许有误读的成分,譬如如孔教授所言,他们或许分不清“写作”和“作文”的区别,但这无论如何算不上造谣吧,最多也就是个“认识问题”。孔教授的反应未免过激了一点。要为自己的新班炒作,也犯不着如此大动肝火。
 
(中青报“文化博客”专稿,12日前请勿转勿挂。文中借用了李鸿文先生两句话,特别鸣谢)
 
朱达志 20070209
 
 
——————————————————————————————————
 
被打回修改增删完善。下面是定稿。
 
 
年味、骗局与收视率
 
朱达志
 
 
还有几天就是春节了,除夕放假,又成为一个问题被媒体和名人们提上了议程。其实过年只是一种形式,它所承载的传统文化与民俗文化内涵,比百姓餐桌上越来越丰盛的年夜饭还要丰富得多。春节早已成为深藏于国人心底的文化情结,年味并非越来越淡,只是形式推陈出新罢了。“保卫”云云,其实有些言过其实。
 
年关将至,一些沸沸扬扬的事情也赶巧尘埃落定。最让人晕倒的是吵吵了几个月的“别针换别墅”事件,原来竟是一场骗局。可是事件的幕后策划人立二却极力否认此说,称这只是一场网络真人秀。不得不佩服这位“导演”的炒作水平,其目的本来就是想向世人证明自己的炒作能力非同一般——且听他的不打自招:“我希望能通过揭露此事,给自己拉来更多的生意。”
 
一个动作如此之大的新闻事件,竟是被人为策划出来的,其中许多要素均来自作假,居然还说不是骗局。也难怪,这些年来,“新闻”这个概念已被业内业外的一些人给完全颠覆了。很多所谓新闻已不是新近发生的事情,而是新近制造出来的事情了。“别针换别墅”事件使媒体实际上成了立二的同谋,为其推波助澜,共享盛宴。真正被愚弄的,只是被炒煳了的芸芸众生。
 
被热炒的还有“富婆包养诗人”事件。先是生活窘迫的湖南籍诗人黄辉声称想被富婆包养,后有已跻身富人之列的重庆前女作家红艳表示愿包养黄辉一年。在蔚为壮观的批评声中,红艳近日辩称其所谓“包养”并不存在肉体交易,本质上是资助;只是希望通过此敏感词汇,唤起社会对落魄文人的关注。其实,像卢梭、伏尔泰、歌德这样的大文豪和大思想家,也曾长期接受贵妇人的经济资助,但他们并未假“包养”之名以行,双方均保持着人格的完全独立和自尊。
 
从去年暑假一开班就备受争议的“青春写作旅”,随着今年寒假推出第二期,再度成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近日,身为“青春写作旅”顾问的北大教授孔庆东在其博客上著文,回击对“青春写作旅的三大谣言”,其激愤之情令人诧异。媒体和公众对“青春写作旅”的质疑也许有误读的成分,譬如如孔教授所言没分清“写作”和“作文”的区别,但这无论如何算不上造谣吧,最多也就是个“认识问题”。孔教授的反应未免过激了一点。想为自己的新班炒一炒预下热,也犯不着如此大动肝火。
 
越办越红火的央视《百家讲坛》,也引来了不少质疑之声。有观众批评《百家讲坛》变味,“所谓百家已经变成了几家,涉及面也从百家百科变成了只讲历史及人物。”这确实是个问题。但是在以收视率决定生存的现有体制下,当年差点被淘汰的《百家讲坛》能有今日之盛景,也确属难得。需要检点的是,收视率是否应该成为决定栏目生存的唯一或者最重要的指标?作为独一无二的国家大台,央视理应在资源分配上处理好社会效益和自身经济效益的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