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黑暗餐厅  

2007-02-16 04:20:26|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外有人突发奇想,创办了一种非常另类的餐馆——黑暗餐厅。在澳大利亚悉尼“海德公园暗边餐厅”里,所有顾客都在伸手不见一指的黑暗中用餐,服务生们则戴着夜视镜侍立一旁,随时准备听从顾客的召唤。晚上从电视中听到,好象北京近来也开了一家类似的餐厅,生意很火。
 
看了看有关介绍,说顾客进入漆黑一团的餐厅后,先到内里唯一有光亮的一处所在点餐,然后将手搭在戴着军用夜视镜的服务员肩膀上,慢慢地踱步至大厅内,摸索着享受黑暗美食。据说长时间在黑暗餐厅里用餐后,顾客的感官将变得越来越敏锐,尤其是嗅觉会变得极为灵敏,触觉也将提高许多。这种餐厅不仅吸引了许多好奇的顾客上门去体验盲人式用餐的新奇感受,而且还成为情侣约会、痴男怨妇们破镜重圆和单身男女相互认识的热门地点,因此常常座无虚席。
 
黑暗餐厅的创意确实令人叫绝。当今的人们不管白天还是夜晚,都生活在无法逃遁的“不夜城”中,都市里处处流光溢彩,霓虹闪烁,政府为了构建和谐盛世,又在强力推动“光彩工程”。那些知名的艺人在这样的城市中,即便是深夜出没,也得煞费苦心地伪装自己,以免遭狗仔队正大光明的袭击。而相形之下,中国13世纪的沿海城市泉州——一位欧洲学者眼中的“光明之城”,就简直连小巫都算不上了。我们知道,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追求光明,可是当人们生活中所有的细节全都被不情愿地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时时处处都生活在无孔不入的“电幕”监控之中,“黑暗”对于他们而言,反倒变成了弥足珍贵的东西。因为在黑暗中,他们不需要在上司、同僚和下属面前,随时准备更换面具;在黑暗餐厅之类的场合里,所谓的川剧变脸绝活儿将一文不值。
 
从心理学角度上讲,黑暗中的人们,往往会渴求更多的相互帮助和关怀,因而相对而言会更容易放下伪装,以诚相待。在黢黑一片中,由于察言观色的不便,人们更需要心与心的交流,以相互慰籍孤寂的魂灵。设若一对夫妻或一对情侣,正在因生活中的某些琐事而吵得冤冤不解,突然间电停了,屋子里蓦地漆黑到底。一阵沉寂过后,奇迹适时出现:莫名其妙的争吵忽然停歇,随之而来的是一场疯狂的作爱。
 
本人儿时正值教育革命如火如荼,老毛指示开门办学,学工学农,连在校初中生都被要求深入到农村中去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那年正在搞“评法批儒”,我们被学校安排到附近生产队给社员们讲春秋战国时期的阶级斗争故事,譬如“荆苛刺秦王”之类——其实那年代我们什么都没学,哪里知道这些啊,仅仅是把报上的狗屁文章背下来朗诵给农民伯伯婶婶们听而已。由于贫下中农白天要抓革命促生产,我们的故事会通常只能在夜里开讲。某一天晚上,例行的活动被因故取消了,但我和另一位女同学事先却没得到通知,两人傍晚时分先后到了生产队,等了半天也没看到老师和其他同学的影子。见夜色越来越浓,我俩只好相伴回返。途中要经过一座墓地,白天还在为某事斗气一直没说话的我们,一路上手拉手身贴身地走出了那片坟地。可是到了已能望见镇上灯火的地方,那女生却突然不想走了。于是,两个情窦要开未开的初中生,效仿少年时代的保尔柯察金和冬妮娅,在黑黢黢的田埂上貌似情意绵绵地依偎着,度过了一个难忘的仲夏之夜。
 
对了,那晚在田埂上,我还把一直没舍得吃的一大把炒花生从衣兜里掏出来,非常慷慨地和女同学分享了;让我喜出望外的是,她居然也从自个儿书包里掏出了两个大大的橘子……如此说来,其实我和我幼年情侣在三十年前就远远早于老外们,体验过黑暗餐厅式的奇妙感觉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