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耶和华,赐予我力量吧  

2007-02-23 17:27:48|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耶稣基督在福音书中说:“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
 
很敬佩那些有真信仰的人,而自己心不能至,行不能践。但是,感恩和向善之心,大概是个人都多多少少具备一些吧。我这几天就被一些矛盾的念头所困惑,无端地伤感,诸事犹豫难决。刚才看《日日夜夜》,到了片末字幕浮起,那些个字符竟至模糊不清起来。
 
不喜欢春节,百无聊奈。第N次翻开《美国联邦主义》——实在是心中浮躁难安,这书的导论都不知看过多少遍了,第二部分还未瞄一眼。忽然想起常在一些朋友那里,听到他们对当下一些基督教宪政主义持论者的诟病,其实在这本书里是可以找到部分答案的。
 
基督教宪政主义可能是一个生造的概念——是中国当下一些年轻的自由主义/保守主义基督徒发明的,还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说不清楚。就像牛顿还是谁,到了最后仍然要将世界的第一推动力还给上帝一样,中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到了今天,都不约而同地开始对自由主义、宪政主义的超验背景发生了探究兴趣,只是不同的人在对它们的理解和确信上,存在着或迥然或模糊之相异处而已。
 
像秦晖、刘军宁、秋风以及朱学勤、徐友渔等人,他们心中的超念价值,大概应该是欧陆的,理性主义(逻各斯)的。而像刘小枫、王怡、余杰、范亚峰、李柏光、北村等人,他们心中的超验价值伦理则源自基督教(基督新教而非天主教)传统。所谓宪政,无非是对主权者意志的一种约束和限制,或者是它的自我约束和自我限制。那么,为什么要约束,凭什么约束,拿什么去约束呢?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自由主义者之间几乎没有分歧,其核心价值观均源于权力必须制衡那一套学说。但是“凭什么约束”,两大派别之间就有了严重分歧。王怡在一次演讲中说:
 
秋风凭的是理性,理性也是人的,我作为一个基督徒,既不承认人的意志有最高的政治合法性,也不承认人的理性有最高的政治合法性。如果理性只是人自己开发出来的话,理性本身也是危险的。当然英美式的经验主义的理性,比欧陆的唯理主义好得多。但所谓好得多,是因为英美的基督教传统,给了人一种比理性更谦卑的态度,给了理性一种更高的约束。理性的源头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承受真理启示他自己。用圣经的话说就是“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所以理性约束意志也是对的,只是我不把理性放在第一位。我把约的来源放在第一位。所以我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就在那个更高的约束上。英美的普通法道路是一种谦卑的,可以接受对意志的约束的政法体系。秋风对普通法宪政主义的解读我很认同,因为发现规则是比制定规则更谦卑也更安全的。但普通法更根本的一种品质是承受规则,这比发现规则更重要。因为“发现”强调的还是理性的自我开发,人有本事去发现,这比人有本事去创设要好一点,但好得有限。因为发现了不一样要遵守啊。就像使徒保罗说的,“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由不得我”。我们不都是这样吗。抽烟的人说抽烟不好,这是理性,但戒得了的有几个呢。我想大家都会承认顺服比认识更艰难。所以普通法道路最了不起的一点,不是它能发现规则,而是发现了之后它愿意顺服,也能够顺服。发现规则的力量是理性,但使它承受规则的力量不是理性,而是一种比理性更高的约束。世人都有理性,但我们只在清教徒的传统中看到了这种顺服是如何获胜的。
 
王怡这一大段话,无非是说,人的理性是靠不住的,只有神的意志最有力,如果你真的信奉上帝耶和华及其圣徒耶稣基督的话。我不是信徒,但凭自己有限的理性,我知道,信仰的力量是无穷尽的;如果我们必须信奉一个神,让它赐予我们无穷之力,那么,信奉天主总比信奉世俗的君王或领袖要好得多。在无神的国度里,君王的意志高于一切,所有的规则均来自钦定——其实是无规则,只有王权的肆意挥霍,连太子或接班人的立废也可以朝令夕改,纵然是写进了党章也是算不得数的。所谓无法无天,其实首先是没有“天”,尔后才没“法”。中国的皇帝号称天子,实际上那个“天”是虚拟的,不存在的。中国民众其实也是普遍无信仰的,多数人都是大难临头或者有求于人了,才去临时抱佛脚。总而言之,君王也是人,想凭它的意志和理性达致和谐盛世,看运气吧。
 
美国式的联邦主义,是有着深厚的新教伦理背景的。联邦制(federalism)一词本源于拉丁语foedus,意即圣约(covenant)。《“五月花”号契约》中第一批清教徒承诺在构建民治政治体时互相订立圣约。这种承诺被认为是联邦治理体制的基本的预先承诺。(《美国联邦主义》P.8)“五月花”号盟约可以说是构成后来的美国联邦宪法的最早蓝本,它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从普世的角度上讲,现当代宪政主义的超念背景,来源于基督新教的基本价值观和伦理基础。
 
这话题扯得有点大了。我其实是想说,很鄙视自己的无信仰,早逾不惑之年了还如此患得患失,焦虑不安。想做一头好羊或者一个好牧人,却又软弱得无缚鸡之力。哦买噶得,耶稣同志,耶和华大人,赐给我力量吧!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