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转一帖:茶馆问学记(大慈寺茶聚65)  

2007-12-31 02:10:34|  分类: 拿来主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这篇帖子的作者叫“军队”,马甲而已。此篇包括前后两节,一曰“金兰之交”,二曰“客家人”。我对所有跟成都客家人有关的史料都颇感兴趣,因为家父就是纯粹的客家后代,操流利客家话。客家话我差不多能听懂,但基本不会说。
 
文中转述流沙河老先生的话说,“洛带属川东,古代归简州府,属重庆。”我认为这点得存疑。洛带距成都市区仅18公里,一直就被称为川西客家第一古镇,其所在的成都龙泉驿区,大部分地域位于龙泉山脉西面,属成都平原(其实龙泉山也不过是成都平原上的大丘陵而已),应为蜀地。古代简州府(今四川简阳市),可能属巴子国治下吧,但巴国并不等于重庆啊。古代渝州也只是巴人治下的一片行政区域。何况,洛带归属简州的历史也很短。父亲老家虽然也属龙泉驿区,但距成都市区也才几公里之遥。我本人出生在与之交界的一个小镇上,当时归金牛区管辖,镇外过一小溪就是家父老家的地盘了。那小溪也就成了两区之界河。记得小时候骑自行车到城中心去买书看电影,也就二十来分钟时间。曾几何时,我们竟成了巴国的子民?
 
文中提到了几位当代的客家名人,譬如朱德、邓小平、李光耀、陈嘉庚、董建华等。但是为什么没提陈水扁和他的副总统吕秀莲女士呢?可能是因为他们属反派人物吧。
 
流沙河老师非常博学,十分令人敬重。老先生据说是毛当年钦点的几位右派人士之一;而且是当时最年轻的著名右派之一。)
 
 
茶馆问学记(大慈寺茶聚65)
 
作者:军队 提交日期:2007-11-14 2:02:00

今日大慈寺茶聚,沙老告诉我,他最近肠胃不好,三日进半碗粥、两夹面,今日刚愈,皆因不愿倒掉数日陈菜所致。正与流沙河先生聊天,阿万兄带摄像机过来,恭敬地问请示沙老:能否允许他将大慈寺茶聚内容拍摄下,将来作为一段资料,沙老同意了。
 
金兰之交
 
上周于古玩市场,淘得一件清末简阳地区七位异姓兄弟结金兰之交的帖子,今日带来请流沙河先生过目,并请沙老讲解有关古代拜把兄弟的一些情况。流沙河先生细看之,此帖红纸墨书,长36cm、宽14cm,首书“谊重金兰”四字。沙老逐字解道:“金兰”一词,出《易经》“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若兰。”你看这序言:“汉桃园三圣者,情敦知己,义重同袍,虽曰朋友,而实弟兄也。”这典故出三国刘、关、张桃园结义。“余诚慕焉,爰集七人于州北赤水铺文武宫。剪牛耳,序雁行。”此段言他们七位好友,很是羡慕桃园三结义的壮举,于是在简州赤水铺的文武宫这个地方,用刀割出牛耳的血,放入酒中,所谓歃血为盟。那“雁行”又是什么呢?你看,大雁飞行时,老雁总在最前面,越小越在后边,这是很科学的,因为老雁认识路,加之从空气动力学的原理来看,前面的大雁所需力量为大,翅膀用力扇动,产生一股上升气流,后面的小雁飞起来就很省力。故用“序雁行”来比喻,按年龄大小排顺序;“奏埙笛之雅,鸣手足之欢。”这里埙和笛都是古代吹奏的乐器,是说他们还吹奏乐器助兴,像弟兄般欢歌。“今而后,毋以诈虞欺其志,毋以贫富貮其心,自始至终,相亲相爱也已。谨序。光绪十五年岁在已丑孟秋月上浣日榖旦”。你看,就这件史料,完全可以写一篇文章。为什么过去的人要结拜兄弟呢?在过去的社会里,有着许多的小团体。反过来说,由一个个的小团体,才构成了整个社会。这些小团体或是以宗族为单位,或是以党派为基础,或青帮或红帮,或以宗教,或以爱好相同而结集。他们大多皆为下层社会的弱势群体,他们组织起来,团体内部人员互相关照,自我保护,方得以生存和发展,这就是社会。英文中Society意为“社会、团体”,Socialism意为“社会主义”。可见,社会主义应该由许多的社会团体构成。一个人在社会上混日子,人家要整你,怎么办呢?郑板桥《道情》诗有句说:“古戍寒云乱鸟还,虞罗惯打孤飞雁”。就是说,那些凶恶的猎人,专门整弱势的孤雁。你生活在社会下层,你不是名门旺族出生,你又有没有任何后台老板撑腰,就只有互相结为异姓弟兄,大家互相帮助,互相提携。目的还不是为了生存,为了自保嘛。对此,我们应当抱同情的态度。而不仅是只允许基层有党组织。
你再看他们七个人,来至三个不同的地方,老大是简阳石桥井(现改为石桥铺)的人,三地相距不远。我推测他们七人,或是志趣相投,或是同为生意买卖人。那时,你到异地经商,皆要到当地拜码头,与当地的袍哥大爷拿言语,否则你做不成生意,如有当地兄弟伙接待、照顾,那就要方便得多了。
 
 
客家人

上周日,带子鉴兄去古镇洛带,场口见有牌坊为流沙河题写“甑子场”三字。我问沙老是什么时候题写的,沙老答:很久了,十多年前题写的吧。“甑子”就是我们用来蒸饭的专门炊具,但古时候是用泥做的,故从“瓦”。现在多用木头、白铁皮或不锈钢做了。说起洛带,流沙河先生来了精神,问我:你注意那湖广会馆上的一副对联吗?上联是:“云水苍茫,异地久栖巴子国”;下联是:“乡关迢递,归舟欲上粤王台”,“巴子国”就是古巴国,川东一带古代归东川节度使管,洛带属川东,古代归简州府,属重庆。“粤王台”是汉代南粤王赵佗所建,在广东越秀山,今仅遗故址了。洛带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属客家人,他们依然保留着客家话,沿袭客家风俗。这很重要,客家话不是广东话,而是中原的古语,是南北朝时期,中原古代贵族使用的语言。研究客家话,对研究文言、古语、古音韵、古文字很有帮助。当年我在凤凰山农场下放劳动时,就与当地客家人交谈,问起他们的祖先。我发现他们是标准的中原官话,比如,客家人说“吃饭”为“食饭了”;他们说“穿衣”,叫“着衣”;洗脸叫“洗面”,多文雅,简直是雅语。他们客家人念“123”的“2”不读ER,念“倪”,因为古代就没有ER这个音,在古代“儿”字都念NI,比如“打起黄莺儿,莫叫枝上啼。”其中“儿”字不念ER,只有念“倪”才押韵。另一首诗“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也是如此。电影《红楼梦》中的歌就把“儿”字唱错了,说明唱者不懂“儿”字古语读者。另外,客家人把“海”念GAI,苏武使匈奴,曾到过北海,“北”古音念“背”,“海”的古音“改”北海就是今贝尔加湖,古代“背改”的发音和“贝尔加”基本相同。这就是历史的证明,贝尔加湖当时是在匈奴的控制下,但仍属于中国的领土。你看,客家人在自己的家中保留了传统文化,非常了不起。他们有一句古训,就是“宁卖祖宗的田,不卖祖宗的言。”,如同都德先生《最后一课》中的情形,说明语言对于一个民族是何等的重要啊。客家人的祖先是一千六百年前西晋贵族的后代,姓司马氏,后来他们兄弟八个王,打起了内战,西北少数民族乘虚而入,打了进来,匈奴攻陷洛阳,掳走怀帝。西晋贵族被迫南迁,这就是“永嘉之乱”。他们迁至江浙一带,有一支到了福建、广东、江西一带。“湖广填四川”时又迁至四川,他们保留了中原的风俗、文化、语言。现在全世界的客家人约有一亿人口。他们之中出了不少名人、伟人,如四川的朱德、邓小平都是客家人;新加坡前总统李光耀是客家人;海外华侨中也有不少客家人,著名的有陈嘉庚、胡文虎等,前香港特首董建华先生也是客家人。2007-11-13

 

原文所在  参考文献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