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人民代表、政协委员,你们哪来的交通特权!  

2008-01-18 20:32:43|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没版,提前回家。傍晚6时许,正是人民群众下班高峰之时,行至一处干道路口,但见车流如梭,人流如织。一些性急的人还没等到绿灯亮就开始横穿马路。每当此时,我都会对他们报以鄙视加怜悯之神色。有点自以为是的说。
 
正在腹诽路口那些貌似十分忙碌的交警和交通协管员,何以不对那些违章的行人履制止之责时,人行横道上的绿灯亮了,于是大步流星,欲穿过街去。可是刚迈出两步,就被协管员喝令住了。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忽然感觉面前一阵飕飕作响的冷风拂面而过。定眼一看,原来有一长串丰田越野车正在眼前飞驰。幸好协管员对我实施紧急叫停,要不恐怕已成车下鬼了。
 
尽管协管员救了我的一命,但我还是很生气——凭什么他们就该视交通信号灯为无物,在人民群众下班高峰之时竟也如此横冲直撞;而且是时正值细雨纷飞,路面很滑,又是在穿行十字路口,他们竟然一点速都不减。我冲着协管员叫道:他们凭啥要闯红灯?后者却答非所问:车队车队。我这才回过神来,仔细看去,原来确实是一支挂着清一色“川O”号牌的车队,首尾两头还有闪着蓝色信号灯的警车开路殿后。十字路口中央,几个值勤的交警正在十分尽职而又十分专业地拦截正常行驶的车辆。
 
那一长串丰田车队终于在眼前消失。我这才随着人流向街对面走去。突然想起,本市这几天正在开什么人大会和政协会,敢情是两会的代表委员们刚从郊外视察回来,急着回酒店喝革命小酒吧。但是,大路朝天,他们凭什么要如此霸道,是谁赋予他们警察保护下的优先通行权的?
 
中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明确规定,只有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等特殊车辆,在执行紧急任务时,可以使用警报器、标志灯具,同时享有相应的道路优先通行权。该法并没有赋予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及党政官员的车队,也享有这样的道路交通特权。这其实也是世界各国通行的惯例。
 
另外,“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虽说也确实赋予了交警的现场指挥权可以高过红绿灯的权限,但是在紧接着的第三十九条又明确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采取疏导、限制通行、禁止通行等措施。”——很明显,该法对交警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行使“限制通行”和“禁止通行”等管制权力,是作了明确的前提性限制界定的,那就是,必须在道路拥挤和交通流量特别大的情形之下,才能实行临时交通管制——并未包括“特权车通行时”这一情况。
 
诚然,在某些国家,议员是享有一些特权的。但是在现代民主政治语境下,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赋予议员以交通优先通行权。只有一些威权国家或从专制国家转型而来的准现代国家,才从制度上或在实际做法中,赋予官员和议员交通特权。但即便如此,像俄罗斯这样的国家,也开始向议员特权开刀了。去年1月9日,俄罗斯议会下院主席格雷兹洛夫表示,俄议会决定于2月1日前通过相关法律收回议员们的特权车号,取消他们的车辆优先通行权。
 
现在我们什么都讲“中国特色”。而中国对“议员”们的上述“优待”,也是有其传统政治文化渊源的。在长达两千多年的专制时代,连小小的县令出巡,百姓也必须“回避”“肃静”“闪道”。流弊至今,以至于“人民代表”出巡,人民都必须回避让道了。直让人不知身处何地,今夕何夕!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