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终于把安东尼奥尼拍摄的《中国》找来看了  

2008-03-02 00:32:55|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把安东尼奥尼拍摄的《中国》找来看了 - 朱达志 - 朱达志的博客
 
 
这样一部对中国文化很包容甚至很欣赏,对30多年前的中国政府很给面子而且很友好的记录片,怎么就引发了当时的中国政府歇斯底里的愤怒声讨?就像不幸遭遇到了当今中国的爱国愤青一样。
 
安东尼奥尼可真倒楣,明明是被中国政府请来拍“宣传片”的,最后却落得一个被大规模猛烈“批判”的下场。要知道,在“文艺工作者”当中,受到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连篇累牍“大批判”这种“礼遇”的,大概仅限中国人吧。这样看来,安导又算是很“有幸”的了。
 

电影大师安东尼奥尼已于去年7月30日去世,享年95岁。2005年2月底,意大利驻华使馆和北京电影学院联合举办安东尼奥尼影展,《中国》得以在中国首次公映。在此之前,三联生活周刊远赴意大利采访了这位可敬的老人。当记者问,中国当时对纪录片的批判对安公有什么影响时,大师通过影展策划人卡尔洛·迪卡尔洛与安东尼奥尼夫人之口答道:

 

1973年10月底,中国外交部新闻司下令查禁这部片子,并于11月28日向上级机构递交了一份报告。1974年1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恶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的文章,开始对《中国》正式批判,把影片定义为“是对中国人民的猖狂挑衅”。

 

在《人民日报》的文章后,安东尼奥尼曾向意大利通讯社安莎社发表了一则声明:“如果说这是对我的影片、我的工作、对影片所反映的那么不同的世界所作出的理解力的批判,那不管这种批判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我都会受宠若惊,这就是说,一个艰难的工作得到争辩和讨论,这对作者总是有益的。

 

“相反,就我所知,我们面对一个相当暴力和不太明确的攻击,也许在这一切的下面是一种极其不同的文化背景,在我眼中温馨和感人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则不够尊重和革命,或者,也许是,在协助我工作并赞扬了工作结果的那些宽宏大量的人的后面,有一群不会容忍和极其强硬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纪录片就是一个权力结构内部争权夺利的借口。”

 

在1975年2月18日英国《卫报》留下的一则采访中,安东尼奥尼曾不带怨恨、但以明显的愤怒表达了他的情绪:“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指责我,这真是闻所未闻。我还想说明他们在指控时所用的语言深深地伤害了我。……他们使用的方法那么小人,他们对我进行人身侮辱的方法,称我为‘小丑’,就是这个字。这些人不可能到处跑来跑去地侮辱我,所以我找不到人来为我辩护。”

 

今天重新放映《中国》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相反,是一个事件,既是电影的,又是历史政治的,这不仅是对安东尼奥尼而言,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也一样。

 

第一,在影片完成的32年之后,这首先是对愚蠢的、激进的查禁的补救,以这种方式来向安东尼奥尼偿还他作为人和艺术家的坦诚和真诚的声誉。第二,人们能看到的这部影片,它拥有的生命力使它继续成为安东尼奥尼对中国人民的爱的表白,对为了建立一个与众不同的国家而发动的革命所带来的巨大变化的爱的表白。

 

 
意大利一直就有合法存在的CP的,而且她已公开活动了近百年。但是安东尼奥尼同志竟不知道,西方的CP和我们CPC是很不一样的。
 
(十分关注学生运动的安东尼奥尼,被认为是左翼意共导演。在艺术流派上,安被评论家归入新现实主义或者说新写实主义导演和剧作家当中。)

 

 
转一篇影评。作者不详。
 
 
Chung Kuo/Cina 中国 (意大利)

 

导演: Michelangelo Antonioni
片长: 217分钟
出品时间: 1972


这部纪录片之所以出名,部分原因就是当初对它的大规模批判。1974年1月30日人民日报评论员的那篇《恶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批判安东尼奥尼拍摄的题为<中国>的反华影片》尤为著名。当初看那篇文章时还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但由于作者敏锐的洞察力,剔除政治色彩,字里行间还是让人清晰地看到了安东尼奥尼的拍摄手法。其实作者确实看穿了安东尼奥尼的那些手段,甚至现在看来他对影片的分析也很专业,只不过为当时的意识形态所用罢了。

 

在文化大革命热火朝天地开展之时,安东尼奥尼受中国政府之邀来到中国拍摄关于新中国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曾被中国政府猛烈批判,认为它看到的是“不正确”的中国(如同他的《扎布里斯基角》被指责看到的是不正确的美国一样)。客观地讲,安东尼奥尼被批判不是完全无辜的,他忽视了当时中国主流的宣传方式,对一些生活细节的描述的确不符合人们的习惯。村民退缩紧接猪撒尿的镜头,放在今天来看恐怕也有人接受不了。但我想安导本人的态度是友好的,他所拍摄的普通百姓明显比中国自己拍的那些纪录片更生动活泼,甚至更纯真快乐。

 

“我只关心人”,始终只关心人的电影导演安东尼奥尼对中国来说别有意味。走过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故事片创作的辉煌时期,安东尼奥尼在1972年这个特殊的年代来到了中国。对当时的中国和他来说,这都是一次神秘之旅。正是这个西方人用自己的摄影机观察并记录了那个特殊年代的中国风貌。然而,影片本身并非纪录的全部。当时中国对这部影片的批判文章一如雪花纷飞,和影片一起构成了那个年代真实的写照。那是怎样的一部电影?那是怎样的一个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呢?

 

安东尼奥尼的《中国》在北京公开放映是圈内的一件大事。重要的是,我们又可以再次开始用它来讨论东西方文化互视这个有趣的议题。

 

《中国》是一部关於眼睛的记录片。这麽说,可能听来莫名其妙,但它确实把观看、凝视、互视、偷窥、强瞪等行为(在实质及抽象两个层面的行为)放到极高的地位。说《中国》是部关於“凝视”的作品是毫无疑问的。

 

画里、照片里、电影里人物的眼神,尤其是对著观者正视/对视的眼神,有一种无法解释的永恒魔力;最妙的是,当它被移位至另一个时间/空间中仍然能保持著这种魔力。《中国》主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对视的记录。它甚至像是人们常玩的瞪眼睛比赛(两人互瞪,谁先笑就输)。比如在拍摄河南林县的村民和南京的姑娘那几个片段当中,摄影机与被摄者短兵相接、赤裸裸地互视,摆明了等著看谁先受不了而让步。当然,每次都是腼腆的中国人不是跑开,就是撇开脸、关上窗、抓衣蔽体、下自行车。

 

洋人重视“正视”对方的眼睛,与人相交,眼神讲求有交流。在比较重礼貌的地区,即使在超市买菜付钱,也要与收银员有眼神交流及微笑,不然只会显得自己没礼貌。然而坦白地说,安东尼奥尼在《中国》的好几个片段中,有点过份纵容自己“看”的权利:他开著的摄影机就像是一挺扫射著视觉子弹的机关枪,对著我们的国人,panning(横扫)。他的“凝视”有时是粗暴无礼的实质侵犯。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常说的文化交流,其实并没交流,反倒是这种对峙、较劲、权力斗争。安东尼奥尼其实也曾自觉到这一点,他在影片的旁白里也说过:我们看著他们奇怪,他们其实也在看我们,看著我们这些衣著特异、高鼻大眼的洋人可能才更觉奇怪呢。

 

一点没错,中国人总把焦点放在这位洋导演怎麽看中国,因而导致了当时的一连串政治事件。可那不也正就是中国人对洋人的一种误读错看?其实不也就是这部记录片在镜头之外的续集?

 

不管怎麽说,《中国》可能还是我所见过最捧、最赞扬中国人及中国文化的记录片。这一点,前几天当它在北京公映时全场观众忍不住的掌声也可证明。我们可以随意地把《中国》与其他类似关於中国的记录片相比较。比如,《从毛到莫札特》这部关於小提琴家艾萨克·史特恩访问中国的记录片,它虽得过奥斯卡最佳记录片奖,但全片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中国一眼,仅仅极不公平地以能否热情奔放地演奏西洋乐的这个标准来矮化中国人。一位在北京研究电影的朋友说,那根本是强奸中国文化。

 

谈到文化交流活动,在虚伪的欢庆外表之下的现实往往令人让人失望。文化沟通的本质其实多是对视/对峙。安东尼奥尼就像二十世纪的马可孛罗,其实整个西方在今日对中国的了解跟马可孛罗时代也差不了太多。交流了这麽些个世纪,我们彼此至今仍在互瞪。

 

然而,外国文化往往是自身文化的惟一镜子,没有“他者”不能自知自觉。《中国》这部片子只有外国人能拍得出,它的价值也就在此。当然,人有时候是害怕照镜子的。

 

 

附:人民日报当年的批判文章:恶毒的用心 卑劣的手法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