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舆论管理实际上是一种博弈关系  

2008-08-17 12:20:41|  分类: 谈点业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社每年都要搞一次“创新论坛”,要求责编以上者必须提供一个论文提纲,交由大家投票,从中选择出10篇去发言。去年的10篇,印象中大多是标题党取胜。我打心眼里不想上台,所以标题就弄得很难看。

今年的主题是:新的舆论管理环境下的新闻激情与创新。

 


舆论管理实际上是一种博弈关系(2008年度创新论坛论文提纲)

评论部 朱达志


第一个问题:什么是舆论管理环境?

首先,中国的新闻工作有其十分鲜明的特色,那就是,它同时承担着两项相互矛盾的社会职能:宣传和舆论传播。

这里所谓宣传,特指政治宣传。如何定义这个概念,各种解释莫衷一是。我理解的宣传,可以概括为政府或政治团体的意见表达。而在当下的中国,这个政治团体就是/仅仅是指共产党。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所谓宣传,就是服务于党和政府的各项特定议题的资讯表达,它本质上是一种政治广告。

而对舆论的定义也是十分多样化的。我理解的舆论,是指公众即各阶层民众的意见表达。舆这个汉字本义是指车,引申为车夫或者轿夫。所以说舆论本质上是贩夫走卒即劳动人民的言论宣示。

按照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理论,统治者——轿上的人,和被统治者——抬轿的人,始终是一对矛盾体。两者的意见和态度及其表现形式——言论及资讯,大多数时候或者说根本上是南辕北辙的。

所以我说,宣传和舆论传播,是两项互相矛盾的社会职能。有人说中国的新闻工作者在某种程度上是人格分裂的,原因即在于此。

其次,舆论管理本质上是舆论的“敌人”,换言之它也属于宣传的范畴。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中国的新闻工作要同时承担宣传和舆论传播这两项职能,即简单地认为舆论管理就是左右手互博或者说自我约束。这是因为,中国的新闻生产单位(媒体)虽然理论上说都是党产,但实际上,由于所有者和经营者的分离,形成了某种程度的内部人控制现象,这就使得一些市场化媒体透过一系列的博弈关系,一步步地淡化甚至消解了其原有的宣传职能,而强化了舆论职能。

因此,第三,在当下,中国的新闻工作尽管仍在承担宣传和舆论表达两项社会职能,但不同的媒体对两者的倚重是有很大差别的。概而言之,各地各级的纯机关报(党报),它们所承担的职能更多的还是属于宣传范畴,而各地的市场化媒体,则已逐渐地把大部分空间和主要精力用于舆论表达及舆情传播了。

所以,第四,所谓舆论管理,说白了就是市场化媒体和宣传主管部门的博弈过程。而所谓舆论管理环境,则取决于这种博弈的结果。就是说,要想争取到相对好的舆论管理环境,就得殚精竭虑地在管理与被管理这一对博弈关系中尽量多地取胜。


第二个问题:对新闻激情与创新的理解。

对新闻激情,我们所见到过的阐释也是汗牛充栋。在本主题的语境下,我愿意把新闻激情理解为对舆论管理要敢于博弈、敢于胜利的精神和气概。否则,一切形式上和技术上的创新都是无意义的。

市场化媒体,固然也需要做正面宣传的工作(因为它毕竟是党产),但它的主要职能决不应该是宣传,而只能是舆论传播。这里有一个认识我认为必须厘清,那就是,该怎样理解“以正面宣传为主”这一方针。我认为,所谓“以正面宣传为主”是针对整个新闻工作而言的,它并不意味着所有媒体在资讯的容量上,正面宣传的比重都必须大于舆论表达。否则,我们就无法理解南方报系在当下中国的存在。

像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这样的媒体,它们的存在固然有地缘政治环境的因素,但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不能忽视,那就是,它们的操持者或许具备更多的新闻激情,也就是说具备更强烈的博弈精神和胆识,当然也包括技巧。

另一方面,党在某种程度上为了维护民众的利益以巩固自己的执政合法性基础,也需要并且鼓励一定范围内的舆论传播,包括舆论监督。从这个角度上说,党的利益和媒体自身的利益也有相当程度上的交集。更不用说,一出戏要好看,总需要有人唱红脸,也总需要有人唱白脸。


顺便说说第三个问题:新闻评论是红脸还是白脸?

如果说,新闻报道有必要、也可以“以正面宣传为主”的话,那么新闻评论就只能以舆论表达为主了。换言之,新闻报道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负面的;新闻评论则只能“背黑锅”唱白脸(当然不排除特殊情况下的例外,我们讨论的是一般情况)。

再明确一点说,市场化媒体的新闻评论,不属于宣传范畴,只属于舆论范畴。这就需要用不同于一般新闻操作的方式去做评论,不能要求新闻评论表达的观点必须符合一个先验的“正确”标准——未经证明的观点无所谓正确还是不正确,只要合乎主流价值观、合乎言论表达的“政治正确”原则,并且在逻辑上能自圆其说,即可。

如果再延伸一下,我认为,新闻评论的编辑者和审查者的个人观点,不应该成为判断某一篇新闻评论是否准予刊出的标准;即便是媒体本身,也未必要有自己的独立观点,它只需梳理、传达来自公众的理性意见;而这种理性,只能是人类普世价值照耀下的公共理性。

新闻评论无疑是舆论管理的重点。新闻评论的空间不用说更是来自于博弈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