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其实我很不忍心指责卑微的他们  

2008-09-03 12:20:02|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震过去110多天,温总第四次到四川。9月1日,温参加了北川中学的开学典礼;次日,在震央映秀镇召开记者招待会。当四川电视台记者问及温在北川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情况,他的回答是:

“你说到我最伤心的地方。我到北川四次,但是前三次我没有笑,我也笑不出来。我甚至连学校孩子死难的人数都不敢问,我怕勾起孩子们难过的心理……”

此情此境,谁不为之动容。请恕我冒昧,胡乱联系一下自己的实际。总理不敢问,小民我则不敢写——5.12以来,作为灾区的一名时事评论作者,我没写过一篇发在报纸上的地震评论(发在自己供职媒体上的职务写作除外)。真的是难以抑制巨大的悲伤,下不了笔。

而且,也不忍写。良心上过不去。也因此,连稿酬不菲的特约评论都婉谢了。

有时候还会冒出一些极端的想法来,譬如相当一部分“专业”的时评作者们,他们在地震期间写了那么多相关文字,并因此挣了那么多稿费,远远超出其捐出的数目不知多少倍(如果捐了的话)。而我更没有看到或听说过一位“专业”的时评作者到四川来做志愿者。对于他们来说,千年不遇的特大灾难,究竟意味着什么?

又想起那些话: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可耻的;奥斯维辛之后,活着是对无辜死者的愧疚。

那么,5.12之后呢?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