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这种给予实质是剥夺  

2007-09-09 13:40:20|  分类: 偶尔事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六,《国际先驱导报》搞了一个问卷,向它的读者,并且通过网络向网民们调查:帮助别人是否可以设置道德条件。其中给出的“调查背景”披露道,日前,一位学者与上海市慈善基金会联系,表示愿意帮助贫困学生,但是有一个前提:要求受助同学与他签订协议,同意大学毕业后要“回报社会”。
   这条消息真让人添堵。虽然诛心是不好的,但我还是想大胆假设一下——那位学者可能有点钱,然而人格却不完善。
   何谓“回报社会”?一个社会人,无论他做什么工作,只要是立足本职,尽心尽力,按章纳税,他就在客观上为社会做出了自己那份力所能及的贡献,就是在回报社会。这,还需要主观上的“同意”吗?用得着和谁签协议?那位学者,你以为你是谁?
   周六晚上刚好看了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一个叫“大家看法”的谈话节目,说的还是湖北襄樊“受助不感恩”那桩事。正方认为“不知感恩”的学生不该继续接受赞助,嘉宾是著名的司马南和央视职员郑根岭等;反方认为感恩并不意味着要把“谢谢”挂在嘴上,应充分理解并尊重那些受助贫困生的自尊和心理感受,主辩手是自强不息的典型洪战辉。我觉得正方的观点反映出他们对于人性和人类的苦难缺乏深刻的体察与体验,所以才会对那几个“不知感恩”的学生缺少仁厚宽容之心。而我发现洪战辉在这方面的成熟度,反倒比那几位长辈高得多。
   这些年,不少商人开始深切地意识到慈善事业所具有的“重要意义”。许多商家对捐资助学“仪式感”的过度追求和不惜血本,以至于不少大张旗鼓的助学款发放仪式的操办费用,已远远超过他们的捐资数额,这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们助学的诚意和真正动因。他们让那些承受恩典的寒门子弟们齐刷刷地站在台上,高举写着商家字号的牌子在那里示众,对着黑压压的看客和电视摄象机表达他们的感恩之情。
   这本质上是一种交易。只不过,“崇高”的仪式感就像一个贞洁牌坊,遮蔽住了实际上彼此都心照不宣的交易实质。而上海那位要求受助学生与他签订协议同意大学毕业后要“回报社会”的学者,更是连一张遮羞布都不想给受助者留下了——通过剥夺贫困学生那点可怜自尊的方式,成就自己“乐善好施”的美名,这让人严重怀疑他此举的动机和目的。
   涉及人格与道德,最忌讳现身说法,因为那样容易成为被攻击的对象。但我仍愿冒着被诟病为“伪崇高”的危险,拿自己举例。过去一年,我参加过两次助学活动,捐出的钱已够结成若干“一对一”的“单线联系”对子。当组织者问我,是选择那样的结对方式呢,还是委托他们将那一小笔钱分配给我不知名他们也不知我的山村小学的穷孩子们,或者给他们建一个小图书室时,我选择了后者。我不想给那些孩子带去某种实在可感的压力,逼着他们不得不给我写信“感恩”并“汇报学习情况”。
   不知道那位学者究竟是谁,有些什么背景。我愿意相信他是真心想帮助那些寒门学子圆梦。但是他的那些前提条件,却在给予受助者金钱上的帮助的同时,实际上也剥夺了他们更为宝贵的人格尊严。
 
朱达志 070919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