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海角七号”很难得  

2009-02-15 01:36:55|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人节结束前一小时,去看了《海角七号》。

据说未剪一刀。果如此,倒是证明大陆有关方面正在开明起来。怎么说也算是一桩让人欣慰的事情。

影片最后,一九四五年底,撤离台湾的日本轮船渐渐驶离码头,船上的日本人和码头上的台湾人那种依依惜别之情,看上去倒也真切感人,令观者潸然泪下。这些镜头没有剪。也无法剪。

船上那些穿和服的人,与其说是占领者日本人,不如说是日裔台湾人。

看许倬云的《万古江河》,刚读到汉代尤其是东汉时期,汉帝国对南方“山越”、“蛮”及“西南夷”地区的开发或者说殖民。对那些远离中原文明核心区的化开之地的移民和占领,从历史的角度看,应该说是文明的植入过程,是先进文化对落后文化的同化过程。尤其是,汉帝国的子民和军人给南方地区人民带去了先进的生产方式。从这种意义上说,是对南方的解放。

按照现代民族国家理论的定义,甲午前的台湾并不完全属于大清。而清廷也压根没把那块不毛之地当回事;将之让与日本,在他们看来,与其说是卖国,不如说是甩了一块包袱。日本人上岛建立军事与行政组织后,好像也没有搞什么“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最大的原因恐怕是,台湾原住民并没有因日本人的侵入而以为自己成了亡国奴,因此也就没有拼命抵抗。倒是五十年后,业已开化的台湾人和大陆过去的外省占领者共同演绎了一出“2.28”大惨剧——至今,它仍然是台湾民众心中一大难愈的伤痛。

 

故事就不讲了。一个战败国的子民给他的台湾情人写了七封信

 

去年12月,我曾编发过于德清的一篇影评——“从《海角七号》看到一个怎样的台湾”,写得很好,可以看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