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二十四城芙蓉花 锦官自昔称繁华  

2009-03-22 00:10:09|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四城芙蓉花 锦官自昔称繁华 - 朱达志 - 朱达志的博客

 

这张图片,我能认出来的只有两人:左三翟永明和左五贾樟柯

 

“二十四城芙蓉花,锦官自昔称繁华。”这诗句的作者好像是杜甫他老人家。不过,今天的成都已非唐时的蜀郡,眼下的锦官城也早已褪尽了“扬一益二”时的铅华。关于这点,我曾在上周日的那篇无聊文字中有过大不敬的表述——成都今天的盛世景象,“只是大唐的回光返照”。

如今,那句古诗被华润集团用在了它的一个大型房地产项目上,该项目的名称即“华润二十四城”,坐落于成发集团(成都发动机集团)原址一片废弃的厂区里。这间工厂是1958年从沈阳内迁过来的,以前的名字叫国营新都机械厂,对外称420厂,是所谓保密单位,主要生产军机引擎——那时,工厂的职工每个月是会领到5块钱保密费的。30年前,5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

贾樟柯以这个项目和这间工厂为背景,拍了一部堪称另类的电影叫“二十四城记”。不久前,在第十届西班牙拉斯帕尔玛斯国际电影节上,该片获得电影节十周年杰出艺术成就金伯爵奖。

早就听说过这部电影,因为本报是它的平面媒体独家支持单位(新浪是网络媒体独家支持单位)。本月上旬的某一天,贾樟柯(可能还有陈冲赵涛吕丽萍陈建斌或者他们中的某些人)在成都搞了个看片活动,因为时间是上午,再加上看过首映的同事徐丽人说拍得不怎么的,于是就没去凑那个热闹。但终究还是有些后悔。在看过一些影评后,我感觉影片所表现的场景、氛围、故事,应该是我所熟悉的。从1980年代到新世纪初,我在那个区域范围内居住、工作了20年。以前,那个区域里有3家很有名的大型国企——65厂即成都无缝钢管厂、420厂即后来的成发集团、中国第五冶金建设公司即现在的中冶成工集团;而我属于后者。80年代,我们公司曾经给成发集团建过厂房,所以我也曾经常持证进出那间“国防保密单位”。而且有那么几年,我甚至可以从我的第一套房子的卧室阳台上俯瞰420厂区。

所以我想,还是应该看看“二十四城记”,哪怕它是个广告片。看后发现,这片子还真值得花时间欣赏一番。可以说,它是一部很感人也很美的电影。反正我是为之数度落泪了。徐丽人之所以认为不咋地,我想是因为她并不熟悉片子的背景和故事,所以对其难以产生共鸣。而我在80年代初,是在那个区域里做过货真价实的一线工人的,片子里的讲述者,我可以说个个都似曾相识,恍惚间会认为他们就是我曾经的工友。而诗人翟永明的参与(她是两编剧之一,另一位是贾樟柯本人),又使得该片如同一首具象化的叙事长诗,既感人又唯美。

而实际上,该片至始至终也穿插引用了不少诗词作品。除了前述“二十四城芙蓉花,锦官自昔称繁华”外,还包括:

欧阳江河的《玻璃工厂》;

叶芝的《随时间而来的智慧》;

曹雪芹的《红楼梦葬花词》;

叶芝的《泼了的牛奶》;

万夏的《本质》。

而当片尾,万夏的两句诗出现在银幕上时(其背景是从420厂某个制高点俯瞰成都东城街区,这正是我非常熟悉的场景),我再一次被弄得热泪盈眶——

成都

仅你消逝的一面

已足以让我荣耀一生

 

(3月23日,才读到翟永明本人对影片的点评)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