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乐毅病逝,令人痛心  

2009-05-19 16:17:03|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人编发的最后一篇乐毅的文章,题为“不是展示肌肉,只为宣示目标”。新浪转载时的标题为“中国海军大阅兵不是展示肌肉”。
这篇文章,令人想起战国后期那位与他同名的著名将领军事家乐毅。。。

大概两周前,我在此博客上曾多次见到乐毅的足迹。没想到。。。

乐毅很低调,其博客名为“拿把刀子在鲁班家侧门耍”这是新浪的地址。。。这是另一处。。。

偷个懒,将曹林的纪念文章转发于此吧。

 

哀悼时评朋友乐毅先生的逝去

曹 林

  昨天乘坐CA934回京,结束了三周的法国旅行。由于手机用的是神州行号,不能办国际漫游,三周来只能用老爸的手机与外界联系,不知有多少朋友的电话和短信没接着,很是抱歉。飞机一落地,就赶紧打开废弃三周的手机向家人报平安,迅速收到当天一堆短信(好像只保存近一两天的短信,其他的就接不着了)。有约晚上一起到三味书屋听吴稼祥讲座的,有约晚上活动和聚餐的,有约写评论的,新浪的师弟伟五一和师妹芬回老家办喜事去了,准备16日晚上请北京朋友吃饭,他知道我在巴黎,不过还是发了邀请的短信,可惜时间太紧也太累,赶不过去了。
  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看后大吃一惊,心猛地一揪,继而泪流满面:曹先生,我弟弟乐毅于5月14日下午2时因急性肺炎引起的心肺衰竭而去世。曾蒙你多年的关照,不胜感激!乐泓敬上。
  乐毅兄去世了,太突然的消息,流着泪看了几遍短信,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前几天还在MSN上看到过乐兄,上周邮箱里还收到过他的稿件,一个月前还与他讨论过《中国不高兴》这本书所引起的民族主义的讨论,他说自己非常认同我对理性霸权的批评,并表达了对当下中国所谓自由派缺乏民族关怀的忧虑。几个月前,我们在MSN上深聊过对当下时评写作现状的看法。没想到,一个刚在时评圈冒尖、评论极有风格、前途不可限量的新秀,就这样逝去了。
  与乐毅兄相识三年多了,不过一直没见过面,一直都是邮箱、电话和MSN交流。本有一次见面机会的,他住在长沙,两年前去长沙参与红网研讨会,本约好前去拜访,因时间太紧未能见面,很是遗憾。我一直以为,近几年长沙每年都会去一次,以后总会有机会拜访我们青年话题这位优秀的作者,没有想到,再也见不着了,乐兄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与乐毅兄的交往,是在多次用编用他的稿件之后。在来稿中发掘有潜力的新作者,注意、鼓励他并与其保持沟通,这是青年话题继李方和少华以来一个优秀的传统(李方在话题时常与作者电话交流写作的细节,我上学刚开始写评论时就接到过李方的好几次电话,有一次为稿件的修改竟在电话中谈了半个多小时;少华更不必说了,常为一个问题给陌生的作者写很长很长的信,就像今天在博客上对待许多陌生的博友一样;雪梅看我编过去的稿件,常常兴奋地说,这是一个新作者吧,好啊,鼓励他多给我们写),青年话题发掘了许多优秀的作者,许多作者都是这样与话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乐毅先生在圈出“闯”出文名后,我常常很自豪地说,乐毅就是我们话题发掘的。
  记得是2006年三月份,连续编了乐毅的两篇稿件,一篇关于沈阳人大的,一篇关于武大樱花的。深为作者的历史学养和文化理性所折服。做评论编辑的都知道,每天阅读数百封低水平的来稿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那些粗浅的判断、粗糙的写作、狗屁不通的逻辑、僵硬的文本、干瘪的语言让人惊诧于多烂的文章都有人写出来。所以,众多低水平来稿中发现一篇佳作,众多老面孔中看到一个有潜力的新作者,是一件让人感到兴奋的事,乐毅无疑就是让编辑感到眼前一亮的作者。
  编了乐毅两篇稿件后,忍不住去信要了他的电话,话题一定不能“放过”这样优秀的作者。他很快回信告诉了我他的座机,并提醒我“如果没人接,就连着打两遍,应当就会有人接了。因为小弟行动缓慢一点,有疾也”——从那时我就知道,乐毅兄的身体不太好,但我一直没有问怎么不好(也许这次的病一直都纠缠着他)。后来有一次他坦诚地告诉我“写稿子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补一点药钱”,并希望我不要因为这个原因而同情,“可用即用,不可用即不用”。这种诚恳,更让我对他多了几分敬佩。以后,我们就经常在MSN上交流对一些时事的看法。
  有一次与乐兄聊天再次惊讶地得知,他只是高中毕业,没上过大学,写文章完全是读书积累。文章历史感那么强,历史知识信手拈来,一直以为他是大学历史系毕业的。没想到都是刻苦自学来的,这不禁让我这个上过大学的汗颜不已,从此又多了许多尊重。经常有许多编辑朋友让我推荐评论新秀,我乐于做这件事,乐毅兄就是我经常力荐的作者,我向晶报的鸿文、成都商报的徐琼、山西晚报的陈志等朋友都推荐过乐毅。乐毅兄凭着他那些漂亮的文章,也赢得了许多编辑的关注,有的经常约他写稿,有的还为他开了评论专栏。正是从他在一家报纸专栏文章的照片上,我第一次看到乐兄的脸,胖胖的,很帅气,很有亲和力和文人气质。乐毅兄在青年话题版上用过的笔名有晓乐、雪峰等等。
  乐毅兄的评论有两大引人之处,一是喜欢从自身的经历谈一个道理,这让文章既耐读,又有说服力,更有了信息附加值,比如电价涨了,他不会像许多时评写手那样站在一个道德高地去抽象地批评垄断者,而是从自家和本社区的情况来谈穷人对低价的依赖。他已经常回避新闻由头,而从身边的事情和自己的经历来谈一个道理,但又切中了时弊,并因为真实和切身感而更有批判力--青年话题最喜欢这样的文章了。另一是,文章有很强的历史感和知识性,读他的文章让人很长见识,很受启发,少华一篇“谈如今许多评论是在拼知识积累”的博文就选了乐毅文章的例子,赞赏乐毅文章深厚的历史感。
  与好朋友的来信我都会保存着,邮箱中翻出三年前与乐毅兄的通信,泪眼朦胧,这可能是第一封来信:我是三四月间才开始决定,认真来写写时评的。到目前对这条道的深浅,还处于两眼一摸黑的状态。也不知自己写的东西在哪条水平线上。我以前也就看看书,在网上写点自己想写的东西,再就给朋友和一些报刊写些七零八碎的东西,凶杀、言情、畸恋、美食,还有替人捉刀写论文(最高纪录是一篇发展规划的东东得了个省一等奖),我都干过。好歹能把网络使用费和买书的钱挣出来。
  …………
  是那两篇关于沈阳人大和武大樱花的稿子给了我这个决定(林注:写评论的决定)。尤其是武大樱花那篇,我把它贴在网上,命运都不是被删就是被封。我真是没想到,纸媒居然也有比网络自由的时候。我原本寄出去只是乱碰碰,没怎么指望它会发。老实讲,我以前对报纸上的杂文评论一类的,印象很不好,觉得它不是给政府捧臭脚的,就是些不咸不淡不知所云的东西。个人觉得,在其它的文体上乱“策”也许没什么,但在这种文体上文不对心,就太奴才,对不起自己了。
  …………
  未经同意把乐兄的来信节选贴出来,希望乐兄不要怪我。我再也收不到乐兄的来信了,看不到他的来稿,不能和他在MSN上交流对时事的看法了。我痛心于一个前途无量的时评新秀就这样走了,我痛心于青年话题失去了这样一个优秀的作者,我痛心于一个经常交流思想的朋友永远离我远去了。天妨英才。乐毅兄,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