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补记几句,与谭君无关  

2009-08-16 13:32:23|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日那天,我们早早出门,怕去晚了(其实应该说怕去得不够早)进不了法庭。

其实早有预感,哪怕天不亮就到,也不一定能获准进去旁听。

确如所料。几乎所有的人,都只是进了中院的大门而已(通过严格得不下于登机安检的检查,所有人的身份证信息都被刷进了记录器里)。好在,大厅里有中央空调,大家三三两两或站或坐,等待庭审结束。。。有人激动,有人悲愤,有人慷慨陈词,有人失声痛哭。。。更有一些神情庄重严肃的人,在一堆堆的人群中游弋穿梭。那场景,只有电影中才有,但绝对比任何一场电影都“好看”和惊心动魄,因为真实。

当身边一个个不相识的人被带走时,我感到的不是恐惧,而是。。。难以言状的感受和一点点庆幸。我毕竟只是想去旁听而已。

但后怕,却是免不了的。

奇怪的是,被带走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像骑自行车去又骑自行车回的诗人兼诗学家杨君那样激愤,那样滔滔不绝。。。

最倒霉的是艾.未.未,那天上午,他不但没能走出酒店还被挂了彩,后来连博客也被封了。

这些事,其实在当天,就被全世界知晓了。夏律师和浦律师在那天下午接受了N家境外媒体(包括通讯社)的电话采访。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