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李银河女士和张五常先生  

2009-10-07 12:45:54|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银河女士是我很敬重的学者。当然对她的认同与尊敬,多少还是跟王小波有点关系。不过……
10月2日,李银河在博客上写了篇短文叫“民主随想”。文中说:“从感情上到理智上,我认为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还是有些优点的。至少它占了“存在的即合理的”这一条,至少跟慈禧太后那会儿有点不一样了……”
这话让我感到很别扭。“有些优点”算什么。一百年过去了,“跟慈禧太后那会儿有点不一样”又算得了什么。“存在即合理”没错,只是,李银河女士看到的,只是这个社会的一些很小很小的“存在”(类民主、准民主,最多算是集团内部的精英民主),而这个社会真正大量存在着的,却是太多太多的带根本性的“存在”(对人民民主的热望和社会需求),它们才是这个社会的“大合理”。
看李文下面的跟帖,不乏赞同赞美溢美之辞,趁机赚取五毛者更是大有人在,趋之若鹜,无限发挥与上纲;也有大量评论东拉西扯,不知所谓,不明所以。我知道李银河不一定会看/会仔细看那些跟帖,但还是手痒写了几句在后面(时间是昨天下午)——而实际上我的评论已经跟她所谓存不存在、合不合理无关了:
“关键是自由。我们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享有自由。没有自由或自由太少,民主就一定会是/且只是意识形态。说白了,民主只是个治理手段而已。而自由,才是人类最重要最根本的价值追求。”
刚才又上去看了下,发现李银河文后的网民评论中不少爱国言论跟帖无数,而我自己那条评论后面却“门无一雀”。呵呵,很失落吔。
没人讨论真问题,这也是当下中国社会中的一个很严重的“存在”。
昨天还拜读了张五常先生的大作“风俗习惯与国庆阅兵”。非常地无语。尽管无语得非常,还是忍不住于文后冒了几句,在爱国青年“方阵”中徒劳无功地又做了一回堂吉诃德。不说也罢。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