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晶报:法律岂能成为权力的婢女  

2010-05-07 13:54:30|  分类: 偶尔事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律岂能成为权力的婢女

朱达志

一个家徒四壁、贫病交加、形同风烛的山西老农,在我们这个欣欣向荣的社会里,可以说弱势得不能再弱势了——这样的人,居然可以而且能够敲诈勒索人民政府?

如此荒唐不经之事,却在山西省吕梁市临县发生了——确切地说是“被发生”了,因为一介草民无论如何是不会具备足够能量去敲诈勒索强悍无比的公权力机关的,何况是那样的一个老农民,如此孱弱而无力。

据5月6日中国青年报报道:一个老农民,拿着一纸法院判决,不断上访,反映村里占了他的土地。他不会想到的是,同一家法院,如今判决他“敲诈勒索政府”,有期徒刑三年。2008年12月15日,在镇党委书记闫福平、镇长李卫平、副镇长张玉成、镇团委书记赵金栋在场的情况下,“为了缓解非正常上访造成的政治压力”,临县兔坂镇政府与农民马继文与达成协议,马继文保证过年前不去上访,政府方“被迫答应”给他6600元,马当场领取了钱款,并写了保证书……这就构成了“敲诈勒索政府罪”?2009年11月6日的一审宣判后,马家上诉至吕梁中级法院,后者认为“证据不足”,将案件发回重审。临县法院于2010年1月重审,结果依然如故。

岂止是“证据不足”啊,这简直就是荒唐之极!一位以土地为生的老农民,拿着法院的胜诉判决书和县政府出具的“小流域治理开发使用证”,却讨不回自己早已交足使用费却又被强拿回去的农地,这情形本已让法制蒙羞了;继而不得不以病弱之身踏上慢慢上访路,却非但没能唤回始作俑者的护法良知和起码的悲悯之心,反倒被后者罗织罪名,打入牢狱,这就不光是令法制蒙羞了,完全就是在践踏法律,在源头上污染法律之水。

作为权力机关,政府是否能够成为被一般自然人敲诈勒索的受害主体?对这个基于常识本不该成其问题的问题,我们现在却不得不花费笔墨探究一番。刑法中的敲诈勒索罪所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它不仅侵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还危及他人的人身权利或者其他权益。难以想象,堂堂镇党委书记、镇长、副镇长亲自出面,以镇政府的名义与一老农签署协议,拿钱“维稳”,缓解“政治压力”,这怎么就成为“侵犯公私财物”了?至于“危及他人的人身权利或者其他权益”,更是无稽之谈——农民马继文的行为既没有危及兔坂镇政府这个“他人”的“人身权利或者其他权益”,也显然没有危及书记、镇长等自然人的人身权利或者其他权益。

很明显,当地法院是在行政的干预下作出上述出尔反尔的荒唐判决的。面对记者的追问,连法院院长也只能或以沉默应之,或以闲话搪塞。想起网上流传的几句话,其中道: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制;你和他讲法制,他和你讲政治……一个地方,当法律已沦为权力的婢女,那里的“政治”也是没法讲的,更遑论其他的“道理”?

建设和谐社会,看来还是要从基本的“道理”讲起。一个以常识为敌,不讲基本道理,却处处和你“讲政治”——用政治手段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权力机关,是注定不会受到当地民众拥戴的。

(以上为原文,5月7日晶报发表时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