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最紧要的是消除“公众的盲视”  

2012-03-28 10:01:00|  分类: 谈点业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紧要的是消除“公众的盲视”

朱达志

作为广义的信息传播手段之一,时事评论如何参与改革和社会进程?就业务探讨而言,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就价值观而言,这是一个必须厘清的问题。我曾经颇为自得地认同一种理念:时事评论要“影响那些有影响力的人”。其实,时评作为传播常识的新闻品种,它最应该也最有可能影响的,恰恰是那些缺少影响力的芸芸众生。

影响力实际上也是一种权力。而权力是需要制衡的,否则就会沦为野心家和腐败者的私器。舆论之力同样如此。舆论如果不能成为一种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那么它非但制约不了公权力,还极有可能成为腐蚀这个社会肌体的洪水猛兽。正如勒邦在其名著《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中所说,群体的无意识力量是异常强大的。这就需要这个社会的理性力量担负起用常识去影响大众的使命,以避免盲目冲动的情绪成为荣格笔下的“兽性的上层建筑”。

所以,我极赞同美国新闻评论家李普曼的观点:现代社会的复杂使得大众难以对它有清楚的把握。现代人一般从事某种单一工作,整天忙于生计,既无时间也无心思去深度关切他们所生活的世界,故很少涉入公共事务讨论,遇事往往凭印象、成见去形成意见。因此,这个社会就需要传媒和一些精英分子来梳理时政,以抵抗政治力量对公众盲视的利用。所谓时评影响社会,莫过于此。

(2012 03 27 为晶报“讲场”而写)

http://jb.sznews.com/html/2012-03/28/content_1981009.htm

  评论这张
 
阅读(16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