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有个猪打字

时事评论员

 
 
 

日志

 
 

时间之河上的5.12  

2014-05-12 16:39:41|  分类: 随笔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12对我们灾区的人来说,是一个永难解开的心结。

今天凌晨在苏少鑫的微信上,见他贴出2011年5月12日南方都市报的一篇社论——“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执笔者为宋志标。少鑫说:3年了,物是人非,总觉得面对标哥有愧疚!

其实,该愧疚的不是少鑫。至少他没有忘记这个日子。而因那篇布满忧伤、令人泪下,却不知哪个地方惹恼当局的社论,仅仅作为执笔者的宋光标就竟然不得不离开南方都市报,真正需要愧疚的又该是谁呢?

难道就因为社论中提到了“铁做的十二生肖,瓷做的瓜子”?

面对我的疑问,深圳的“班尼老爹”同学留言说:也许苏少当时发现了瓜子,但是不能吃,可又舍不得扔掉,就想藏着,没想到……

我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于是回复道:嗯,瓷瓜子太硬了,就像不锈钢老鼠。

苏少鑫的帖子勾起了我的回忆。“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今天,又有多少人记得起这个日子呢?时间的河流可以冲刷掉一切,沧海桑田或许根本无须假以时日。这才6年!

下午,在某个有些空闲的场合,我用手机记录下了下面几段回忆文字:

6年前的5月12日,那天下午,我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希希打进来的。她那时还小,第一句话就是:“爸爸,我们学校地震了!”我告诉她,地震的范围起码有方圆几百公里,震中离我们这儿还远着呢。

其实,被“震感”的范围岂止几百公里方圆,远在厦门出差的上司随后打进电话,说全国人民都知道四川地震了,电视里正在滚动直播。而那时候,我们灾区人民是看不到电视的,只能用手机接收电台信号。至于移动通讯,则几乎全线瘫痪,尤其是本地的手机,根本无法相互接通。

街上乱得像一锅非常稠的粥。我得选择先去报社还是先回父母家看看,由于市内交通已经瘫痪,而且不可能打上的士,只能步行,考虑到去城西的父母家起码要走两三个小时,而去报社也就二十分钟,于是决定先到单位看看。

流言四起,余震不断。路上的情形,像极了刚刚看过的张爱玲的“香港沦陷”(《倾城之恋》),尽管两件事情风马牛不相及八杆子打不着。

可能是下午四五点,也可能是五六点,我在去报社的路上接到了杨耕身千辛万苦打进来的电话。我告诉他,比起余震连连,通讯的中断才是最令人绝望的。耕身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只是安静地听我辞不达意地描述那末日般狂乱的街景和人群。

到单位后,又接到来自长沙的第二个电话。魏伟在电话中急促地问我情况怎样,我只回了一句“到现在还没跟我父母联系上”,就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傍晚,终于打通了父亲的手机。再以后,通讯就不那么难了。

夜幕降临,成都的天空,下起了震后第一场小雨。

时间之河上的5.12 - 朱达志 - 成都有个猪打字 

(图为2008年5月下旬,我和同事驱车去都江堰虹口乡采访,从车子的挡风玻璃看出去的震后场景)
  评论这张
 
阅读(403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